台灣戰史

第一章 緒言

壹、研究台灣戰史的目的及範圍

  旨在從荷西據台通商開始,歷經明鄭、清領、日據,以迄當前台澎金馬防衛作戰時期,擇其對台澎防衛作戰具有振聾發瞶效應的鄭成功復台戰役,明清澎湖海戰,劉銘傳抗法戰爭,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等重要戰役為探討範圍。
  研究方向則從戰爭起因與經過,戰略與戰術等層面做容觀分析,期能擷取前人經教訓建立正確國防共識,積極的備戰,才是防止台海戰爭發生的最佳途徑。

貳、台灣地理位置及戰略形勢

  台灣位處中國東南海域,東鄰太平洋,南與巴士海峽與菲律賓相望,西隔台灣海峽與福建相望,它是屏障大陸東南半壁江山的堡壘。
  另金門與馬祖分踞台灣海峽南北,緊扼中共閩江口與廈門港之外與台澎遙相呼應。
  台灣向為我海疆重地,早在康熙23年,降清名將施琅上疏奏謂保台時即明確指出台灣乃「江、浙、閩、粵四省之左護,東南數省之藩籬」留之永固疆域,棄之必釀大禍,在戰略地位上十分重要。
  就亞太戰略來說,北望琉球,南近菲律賓,東瀕太平洋,是西太平洋東北亞與東南亞「鏈島防線」之中央位置地略形勢十分重要。
  就攻勢而言,金、馬可為我海軍艦隊前進基地,掌控海峽南北門戶。
  就守勢而言,金馬設防,作為前哨基地,可擴大台澎防禦縱深,提供台澎防衛作戰早期預警,故欲鞏固台澎,必須確保金馬。
  由於國際情勢的劇變,近代中國的處境,極為險惡慘痛,台灣的對外關係,更為複雜艱辛。17世紀初有荷蘭人的占領,繼有西班牙的入侵,18世紀清領時期民間械鬥頻傳,到19世紀為日本占領遭受外患欺凌,三百年來的台灣歷史是在內憂外患,胼手胝足中渡過。

參、台灣地區的戰史,就史料有關武力行動區分

一、正規作戰部份:
  有明、荷澎湖之後,西荷之役,鄭成功復台之役,鄭經嗣位之役,明、清澎湖之役,劉銘傳抗法之役省民抗日之役,美軍轟台,古寧頭戰役,八二三砲戰等。

二、非正規作戰部份:
 海盜盤踞:其中勢力較大者如材乾道、林鳳、顏思齊、鄭芝龍等,均曾與明朝官兵在台灣海峽交戰。
 ?民間械鬥:其中以清道光平間鳳山、嘉義、咸豐年間鳳山、淡水之械鬥規模最大。
 ?反抗統治者地義。
"反荷起義:影響最大為郭懷一事件。
…反清起義:較具規模者有朱一貴、林爽文、載潮春等,其中朱一貴事件前後3年,清朝曾調四省兵力始治平。
?抗日起義:日軍占領之初,僅占領點、面仍由義軍所控制,前後達7年之久,政局才漸穩定,但仍有蕉吧哖(台南玉井)及霧社等大規模之抗日事件發生。


第貳章 荷蘭、明鄭時期

第一節 鄭成功復臺戰役

一、荷蘭據臺,淪為殖民:
明萬曆32年(1604年)荷蘭人韋麻郎(Wijbrand - van Waerwijck)率船隊行抵澎湖,伐木築舍,以為久居通商之所,後為明將沈有容諭退。天啟2年(1622年) 荷蘭人霍爾生率年),荷蘭人霍爾生(Cornelis Reijer sen)率軍攻占澎湖,築城置砲,並赴福州與中國談判通商未果。次年3月霍爾生又赴大員建造堡壘,以為貿易據點,並再度前往廈門談判事宜,然不僅未獲同意,中國更以海禁回應,荷蘭難以達成對中國貿易之願。
天啟4年(1624年)初,福建巡撫南居益派兵進攻澎湖,自2月至8月,雙方時有交鋒,荷蘭人審度情勢不利於自己,於是遣使談判,雙方協議荷蘭人拆城離開澎湖,中國則允諾彼可東赴臺灣建城造屋,此為荷蘭人據臺殖民之始。

二、揮師東征,反清復明:
鄭成功自隆武2年(1646年)毅然舉兵,為反清復明而努力,到永曆6年(1652年)與清軍交戰20餘次,勢力逐漸壯大。惟自南京兵敗,退守金門、廈門以後,又受清廷實施海禁影響,糧械俱乏,生計日蹙,成功每思突破困境而不可得。另一方面,荷蘭人治臺期間,與漢人發生衝突,郭懷一事件發生後,引起荷蘭人大肆殺戮。永曆13年陳永華力勸成功東征,原任荷人通議何斌提供荷蘭兵力部署狀況,並且獻以大員地圖及臺江附近重要地行與水文資料,鄭軍遂積極籌劃東征臺灣。

三、鏖戰臺江,收復故土:
鹿門天險,未予設防:
永曆15年4月1日(1661年4月29日)黎明,鄭成功所乘艦先頭已抵臺江外的沙線,隨即各船艦亦漁貫而至,五時天色漸明,已抵鹿耳門外,鄭成功放哨船由鹿耳門而入,以竹篙探測水深,初報稱水淺無法前進。蓋此港甚淺,沙泥淤積,且水底多暗礁,船觸之立破,為天然險要,平時大船無法從此處進出,故荷人不再設防。
鄭成功乃命設香案,冠帶叩祝,祝畢,湖水驟漲,水忽高數尺,諸石皆沒,似有神祝。十時鄭成功得由北口(鹿耳門港)進入臺江,主力直趨普羅門遮城(Providendia 今赤嵌)一部以宣毅前鎮提督陳澤銑船隊,從鹿耳門登岸扼守北線尾,以截斷來援的荷船,一部進入臺江,斷絕普城與熱蘭遮城(Zeelandia今安平)之間的連絡鎮。2日,揆一派彼得爾(Thomas pedel)率精銳部隊250人,駕船急渡北線尾,以攔截虎衛銑船隊之登陸,又派上校阿爾多普(Captain Aeldorp)率兵200人架砲艦,從三鯤身橫渡到對岸普城阻止入臺江的鄭軍先鋒艦隊,以確保臺江航路的暢通,於是展開了臺江會戰。
鄭成功調度已定,荷軍海克托拉號(Hector van Troja)等4艦,向鄭軍船隊進攻,連發砲火,一時砲火交飛,巨響如雷,海沸濤騰,鄭軍頗有損失,唯鄭軍船艦不唯不怯,反集中多數船艦,將其包圍,此時海克托拉號等,有若飛蠅翼折墜地,群蟻交螯其軀。突然,海克托拉號被鄭軍擊中彈藥庫,一聲巨響,待濛濛硝煙消散之後,荷軍的主力戰艦海克托拉號已沉沒臺江,多爾芬號('sGravenlande)重傷,其餘均負創而逃。
在陸上方面,荷軍因占地利,以逸待勞,先按兵於北線尾沙丘高地上,相機發起攻勢。荷兵與鄭軍剛接觸荷軍認為鄭軍不足畏,視鄭軍猶如郭懷一時之部隊,一聞彈藥味必爭先逃命,及見登陸北線尾的宣毅前鎮陳澤所部銑船隊三千人,與荷軍彼得爾上校所率部隊發生激戰,結果,才發現鄭軍意外凶猛,前仆後繼,捨命爭先。彼得爾陣亡,250人之中只逃回80位,其餘大部戰死。荷軍水陸大敗。
鄭功乘勝追擊,下令何斌洪暄先鋒艦船為響導,長驅直搗羅民遮城,大軍於赤嵌的禾寮港(今臺南市西門路三山國王廟西邊十公尺處)登路。
?輕取普城,旗開得勝:
普羅民遮城守將貓難實叮(Jan Ven Valcken),見鄭軍兵力眾多,乃閉城堅守。鄭軍很快占領普城近郊。鄭軍列陣於赤嵌街及城北沙丘。一面紮營,一面包圍普城,並張貼安民布告及致書兩岸荷軍主將,勸其投降。漢人看到鄭軍來到,扶老攜幼,簞食壺漿來歡迎。何斌建議先派兵奪取糧倉,以防荷蘭人燒燬,如此,鄭軍又足夠半月的糧食。4月3日,普城守將派遣羅谷居夫婦逃出請援,為鄭軍捕獲,解送去見鄭成功,成功加以慰問並讚揚有加,命令通事吳邁、李仲、楊戎政送回普城,招降貓難實叮,期投降以保全城居民安全。普城守將以孤城援絕,又缺乏飲水,於四月六日(陽歷5月4日)投降。
?鄭軍受挫,再度缺糧:
4月7日令宣毅前鎮澤、侍衛陳廣等率水師由臺江進擊荷軍在熱城港畔的甲板船,擊沉焚毀各一,餘盾去,陳澤等泊於熱城下。北線尾的銑船隊,從北線尾南攻熱城。派馬信、劉國軒率兵從喜樹進七鯤身,沿沙汕進攻一鯤身的熱城,南北夾攻。荷軍以城上巨砲猛烈轟炸,數百荷軍衝出城外與鄭軍激戰,但鄭軍攻勢更猛,閉城堅守。
普城未降之前,鄭成功派使者勸揆一投降,並保證他們的安全。普城投降,揆一提出以銀十萬兩勞軍,每年依例輸貢,保有臺灣為條件。鄭成功則認為臺灣是中國領土,當然要歸返,荷人可以帶走所有東西,如願意留下來將一視同仁。4月7日鄭軍主力盡殲荷蘭船隊,占領二鯤身,成功留置兵力4000名,在熱城附近砲火不及處,建壘植柵。28日鄭軍以28門火砲,企圖強攻熱城,由於荷軍大砲猛轟,鄭軍損失慘重。為了避免增加傷亡,鄭成功下令停止硬攻,改便為圍城戰略,待期投降。自5月3日起,將市區和城之間的通路切斷,四面築起戰壕和土壘,並在城前掘起了一條溝道,在土堆中架設11座小砲。18日,鄭軍又開始缺糧,乃分汛屯墾以足食。荷軍馳臺,再興攻擊:鹿耳門海戰逃出之瑪利雅號(Maria),經50日之逆風困行抵達巴達維亞。巴達維亞總督立即派艦11搜騪,兵700,由卡宇(Tacob Caeuw)認司令官,於6月出發馳援臺灣。
7月中旬抵臺灣進海。鄭成功見荷蘭援軍已到,料將有一場激戰,調整部署,命宣毅前鎮陳澤、戎旗左右協水師陳繼美、朱堯等率兵艦游戈及北線尾附近各沙洲待機,一見荷艦出動,立即發動攻擊。揆一完成不署,以砲艇柯凱金號(Koukerken)巡於熱城以北附近海域,派砲艇安克文號(Anckerveen)巡東南方海域,戰艦柯登霍夫號Cortenho- ef)、羅南號(Loenen)、菩特號(Boede)、小商船(Galiot)、羅特符斯號(Roode Vos)、領港船吉格號(Jager)、以及一切其他船隻與單桅船(Sloops)等,皆奉指示待命出擊。
8月23三日,荷軍配合援軍發動另一波攻勢,當天暴風驟起,發砲都不能命中,大小荷艦分向臺江,齊向普城及北線尾反攻,主力指向北線尾。北線尾島的鄭軍以逸待勞,以銑船隊分頭應戰,以小型銑船隊圍住大型的荷艦。荷軍以大型的軍艦被鄭軍小型船艦圍住不能發揮強大的火力。荷艦遂被個個擊破,荷軍又大敗。這一戰鄭軍擄獲荷艦2艘、小艇3艘,人員30多人。荷軍敗降,收復故土:爾後荷軍再發動五次攻勢企圖奪回北線尾,均無結果。11月初荷乃在熱城四週海岸植木柵,以防鄭軍迫近。城軍缺水,環境狀況很糟。11月中清浙江總督李率泰來書,建議清荷同盟,請荷軍派部分兵力到福建與清軍聯合攻打廈門,先消除鄭軍的後援。揆一聽了非常高興立即召開會議,決議派卡宇率領最精銳的部隊參戰。12月3日卡宇率部隊離開臺灣,駛至澎湖突然起風暴,有3艘駛向臺灣,卡宇臨陣逃回巴達維亞。消息傳回臺灣,部分將士紛紛向鄭軍投降。鄭成功見狀改變作戰方式,由守勢改為攻勢作戰。揆一見城內環境日差,官兵、民眾因戰傷、疾病的、死亡的人數日增,士氣低落。於是召開緊急評議會議,向鄭成功投降。鄭成功派通譯李仲入城,經過五天的談判,鄭荷雙方簽訂和約18條。12月13日(1662年2月1日)於山川臺(今臺南市東門園環)正式受降典禮。揆一率荷兵600人,攜輕便武器,及家眷、私人財務登船回巴答維亞,結束荷蘭統治臺灣38年。


第二節  明清澎湖海戰

一、西征失敗,政局不穩:
清康熙13年(1674年)鄭經於繼位後12年,配合『三蕃之亂』西征,於康熙19年敗歸東寧,自此意志消沉,無心政事,由長子克爽秉政。克爽處事果決,頗有乃祖風範。惟鄭經死後,馮錫範聯絡鄭氏宗親設計殺害克爽,另擁年僅12的克塽(馮之女婿)為『國監』,政局逐漸不穩。六年西征期間,造成糧食減產,復以清廷嚴行遷界禁令,封鎖物資,導致經濟惡化。康熙21年1月,雞籠山(基隆)大疫,守軍士兵死亡過半。同年8月,雞籠山居民殺通事、搶糧,竹塹(新竹)、新港各社響應。由於各地情勢混亂、人心不穩,官兵降清事件頻頻不斷。

二、啟聖謀略,招降奏功:
康熙17年清廷重用閩人,認用姚啟聖為福建總督。康熙18年初福建總督姚啟聖在漳州設立『修來館』。這是鄭軍叛將黃性震所設計出來的。凡是東寧來降,文官投城,即照職推補,武官投城保提現任,兵士立刻撥營,務農者送回原籍,人民投降者,留長髮的賞銀50兩,短髮者賞20兩。對於鄭方的間諜,不但不予殺害,並厚賜禮金,認其往來臺海兩岸,用以偵探鄭軍情況。這一招使得鄭軍人心浮動,經展轉相傳,降者持續不斷,有案可查者官約五百餘人,士兵約三萬餘人。使清軍海上實力增加約二萬餘人。相約的使明鄭兵力減少,康熙20年,明鄭派兵澎湖及雞籠山後兵力就感不足。

三、澎湖海戰,一決雌雄:
明鄭與清廷和談,自康熙元年起至21年(1682年)計有十次均因剃髮問題,和議未果。康熙20年鄭經去世,明鄭內訌,清廷旋任施琅為福建水師提督,相機進剿。施琅取得專征之權後,隨即整軍經武,積極備戰。明鄭自西征失敗棄守金、廈後,澎湖即成成東寧國防前哨。
康熙22年(1683年7月8日)6月14日,清水師提督施琅率船300艘、兵20000,從銅出發攻打澎湖。劉國軒則以船225艘、兵一萬餘防守澎湖。依賴天時,按兵不動:6月15日早晨,鄭軍巡哨船發現清軍船隊已到清水 一帶。立即飛告國軒。宣毅左鎮邱輝認為『先發致人,半渡而擊之』國軒卻認為風暴可恃。傍晚,清軍才抵澎湖貓嶼、花嶼,當晚清船停泊於八罩島、水垵澳,並遣官到將軍澳、南大嶼(今七美嶼)安撫居民。

四、明鄭國軒下達作戰指導:
陸軍邊防部分:
獅頭嶼頭戎旗一鎮吳潛守風櫃尾、平北將軍果毅中鎮楊德守雞籠山、游兵鎮陳明同及中提督前鎮黃球守四角山、果毅後鎮吳祿同及侍衛後鎮顏國祥分守內塹、壁宿鎮楊章同及右先鋒鎮領兵李錫分守外塹、右虎衛領兵江高及侍衛忠營王鯉守東峙、後提督中鎮張顯守牛心灣、前鋒鎮黃顯等,各移大砲放置海岸,以防清軍停泊海岸。
?清軍混亂,主率受創:
16日黎明,清軍欲乘西南季風盛行,進攻澎湖。明鄭劉國軒於馬公港督鎮,命林昇、江勝、邱輝、曾瑞、王順、陳起明、楊文炳等駕船、戰船、趕繪船排列攻擊。清軍施琅以監理、曾成等為先遣部隊,鄧高、方卻為第二線,命吳英繼後夾攻。清軍水師行進混亂,各船自相衝撞。當時正值退潮,西南季風不盛。清軍先以7船突擊鄭船並逼進砲城,鄭軍將船隊分兩翼,合圍清軍,激戰清軍。施琅急率數船,衝入鄭軍,企圖解圍,鄭軍林昇率前鋒姚朝玉、智武鎮陳侃、戎旗五鎮陳時與林順、施廷、洪邦柱等船,結合成一大船隊合攻施琅。施琅被銑鎗擊傷右眼,藍理急來救援,以鬥頭,揮擲火罐,擊沉陳侃、陳時雨戰,擊傷林昇船,鄭水師稍退,施琅始得突圍。鄭軍蔡智、姚朝玉欲阻之,船被擊壞。林昇見清軍欲退,指揮諸船與藍理死戰,藍理腹部受傷,金門鎮千總游觀光敢來支援藍理。林昇身中三箭,不肯退讓,愈奮戰。戰至傍晚,仍不分勝負,親軍退出,迫於四角嶼附近的海域中。江勝、邱輝欲稱勝追擊,國軒恐追擊不利,於是擊金鼓,揮旗命令返防。
?商討戰略,攻取虎井:
16日晚清軍敗退,泊於西嶼頭。17日清退至八罩島、水垵諸澳,『嚴申軍令,查定功罪,賞罰官兵。』並商討戰略。興化鎮總兵吳英建議改變成『五梅花陣』。18日,清軍取虎井、桶盤兩島。20、21日施琅故用老弱驕兵之計,派兩股船隊假攻 理、內外塹,以分散鄭軍守勢。
"花鎮登場,明鄭敗降:
22日(7月16日)是決戰之日,施琅改變戰術,採用『三疊浪』『五梅花陣』區分三路右翼部隊(奇兵支隊):都督陳蟒、魏明及副將鄭元堂領軍,從東畔裡,直入雞籠嶼及四角嶼毀其砲臺。右翼部隊(疑兵支隊):遣總兵董義、康玉及邵委守備洪天錫領軍,從西畔內塹直入牛心灣,奪砲臺並作牽制鄭軍。
中央部隊:區分八股:
中央股:水師提督及親信。
  左翼股:興化總兵吳英,統兵五百人為左翼。
  右翼股:平陽總兵朱天貴,統兵500人。
次左股:金門總兵陳龍,率兵500人。
次右股:參將羅 ,率兵500人。
左三股:銅山總兵陳昌,率兵500人。
末右股:海壇總兵林賢,率兵500人,任右翼前鋒。
末左股:廈門總兵楊嘉瑞,率兵500人,任左翼前鋒。
遣大鳥船56艘,分為8股,每股7艘,分為三疊,以兩船為一疊,指揮船居中。此即『三壘浪五梅花陣戰法』,由施琅親自指揮,直攻媽宮。鄭軍各處砲臺及大小船艦,四面齊出迎敵,起初,鄭軍略呈優勢,清平陽總兵朱天貴戰死,海壇總兵林賢重傷,興化總兵吳英亦受傷。砲兵矢石交攻,煙焰敝天,咫尺莫辨。清軍在西南風幫助之下居上風,兵船不到清軍一半的鄭軍在天時不利的情況下,到了中午立即陷入苦戰。雖力死拼鬥,最後漸漸不支,完全潰敗。邱輝將軍引炸藥自殺,江勝被清圍攻而沉海死亡。本次戰役鄭軍焚殺、自殺及跳水溺死軍官共三百餘人,大小船隻共194艘。降清軍官165員,士兵4853名。清軍的損失較輕微,戰死329人,負傷1800餘名。明祚運終,五妃殉國:劉國軒見大勢已去率殘部逃回臺灣。劉國軒因繼潘之事耿耿於懷,又與姚啟聖書信互通,啟聖故意洩其書信,以挑撥離間劉國軒與『東寧王朝』之關係,所以國軒力主降清。『東寧王朝』全體上下面對清廷大軍兵臨城下之危急情勢,莫不各懷戒心,市井風鶴,惶惶不安。朝中和戰爭議不決,雖有南下呂宋,再建基業之議,但為國軒所阻。終以軍心換散,士無鬥志,且施琅妥採招撫策略,明白宣告無屠戮之意,鄭克塽逐決定率眾降清。閏6月7日明寧靖王以大明將祚,犧牲殉國,姬妾5人、侍官2人從之,慷慨就義,後人甚感忠烈,乃興建五妃廟,家以祭祀,兼表褒揚之意。八日明鄭遣使至澎湖,商議投降之事,7月11日劉國軒與馮錫範,分別以胞弟人質,22日兵民薙髮。8月11日清軍先頭部隊進鹿耳門時,清軍船隻互撞,毀十餘艘,賴何祐沿途標示前導,始得登岸。13日施琅至臺南,18日鄭克塽以下全部薙髮,明朝正朔逐告終亡。

第三節   戰爭勝負因素分

鄭成功復臺戰役

一、明鄭方面
民族大義,師出有名:
鄭成功認為臺灣與澎湖均緊臨福建,且漢人一直在此耕墾,故其必屬中國。而荷蘭人西來請其通商之際,在此並無寸土之地。此次率軍前來乃是收復故土,堂堂之陣,正正之旗,師出有名,官兵自是萬眾一心、戰志昂揚,荷蘭人除退出全島外,毫無選擇。
?爭取外援,充實戰力:
永曆14年(1660年)7月,為準備攻打臺灣,派張光啟到日本像德川家綱借兵。但日本仍助以銅 、鹿銑、盔甲、倭刀等。
?情報正確,奇襲成功:
賴陳永華、何斌之建議,趁鹿耳門漲潮之際,快速進入臺江,先以兵力較弱之普城為第一目標,順利切斷普城與熱城互為犄角的戰略,使爾後作戰有利。
"掌握天時,士氣大振:
鄭成功所乘先頭船於外沙線鹿耳門港外時,即派放哨船由鹿耳門入,以竹篙探測水深,水淺無法前進。鄭成功乃命設香案助我潮水,俾首所向,可直入無礙,庶三軍從容登岸。 祭畢果然海水大漲,官兵以為天神助,作戰士氣大振。

二、荷蘭方面:
集中兵力,堅守待援:
崇禎4年(1631年)荷人在臺駐軍僅210人,至永曆15年(1661年)鄭成功率軍攻臺前,荷軍亦僅約1740人,面對擁有400餘艘艦隊及25000名鄭軍而言,彼此實力相差懸殊,加之甫經接戰,普城即告失陷,面對此一情況,荷軍盡撤基隆、淡水守軍,集中防守熱城,並派員向巴達維雅求援,此一戰略決策正確。
?部署不當,喪失先機:
臺江內海、北兩個出入水道,除南方水道可正常行船外,北方水道漲潮時亦可通行,惜荷軍未能部署重砲扼守,俟鄭軍進入臺江後,再重新部署,已失制敵機先,且使雙方戰略態勢完全改觀。設若荷軍能拒鄭軍於臺江之外,則內有熱城與普城互為犄角相互支援,必將使鄭軍付出重大代價。
?內部爭議,援軍遠遁:
荷方巴達維亞總督曾兩次兵援熱城,但均未發揮戰力。永曆14年(1660年),揆一認為明鄭攻臺再即,由萊恩(Jan van laan)率增援艦隊12艘,官兵600名抵達臺灣,但萊恩認為鄭軍並無明確攻臺徵兆,乃於次年2月將大部分增援船艦分派至印度各地,自身則率軍官歸返巴達維雅,僅留下增援士兵待命。另於巴達維雅當局獲知中國已登陸臺灣消息後,又倉促組成包括七百餘名之十艘船艦援軍,由凱宇指揮開赴臺灣增援,不料一戰失敗。與清軍合攻廈門之際,凱宇逃回巴達維亞,致使熱城荷軍士氣大受打擊。

明清澎湖海戰

一、明鄭方面
連年饑荒,民變迭起:
康熙20年(1681年)至康熙22年間安平地區連年旱荒,五穀不登,米貴如珠。康熙21年12月,承天府發生大火災,沿燒一千六百多家,數千人無家可歸。鄭經西征,財政困窘:鄭經西征期間,抽調大批青壯漢人及原住民參軍,糧食生產減少。復因連年征討,國庫空虛,百姓稅賦過重,民不聊生。此從康熙20年甚多百姓因無法繳納茅屋稅,而自毀其屋,可見一斑。
?八罩要域,部防失當:
澎湖四周港澳錯雜,若無水師優勢,甚難防守。國軒兵力部署,以八罩島暗礁多,而忽略其重要性,未與設防。遂使清軍得八罩島,以有利戰略態勢對明鄭實施決戰。

二、清軍方面:
掌握時機,積極備戰:
鄭經過世,以克 非嫡母所生,不能繼延平王位,發生宮廷內亂,巡撫姚啟聖與施琅見機不可失,遂積極造艦練兵,庶期一舉攻占臺灣,為清廷除去心腹大患。
?先占澎湖,爭取主動:
施琅在攻臺戰略上,採取穩紮穩打策略,從銅山出發,先以澎湖為目標。若遇頑強抵抗無法取勝,則採封鎖策略,若鄭軍敗退,澎湖則為進攻東寧的補給基地。進可攻,退可守。
?一鼓作氣,速戰速決:
在戰術上,施琅採取速戰速決策略,集中兵力,擊滅對方。決戰時兵分三路,施琅率主力56艘,以每股7艘,圍攻一船,利用優勢兵力殲滅敵軍。


第參章 清領、日據時期戰爭

第一節 劉銘傳抗法戰爭

一、諒山衝突,最後通諜:
1822年(清光緒8年)春,法海軍上校威利(Herry Riviere)率軍扺安海防,溯紅河,克河內,安南遣使向中國求援,清廷乃調岑毓英任雲貴總督,規畫防務。次年黑旗軍劉永福大敗法軍於紙橋,法國民間遂有進占海南、舟山或臺灣,以為中法談判籌碼之議,並迫使中國放棄對安南之宗主權。
光緒9年4月,中法於天津簽訂《中法簡明條約》五款,中國同意從東京(越南北部)撤軍,然5日,中、法雙方又在諒山觀音橋附近發生武裝衝突,法國乃發出最後通牒,限中國7日前履行天津條約,並要求鉅額賠款,逾期法國將恢復行動,必要時將占領臺灣,迫使中國屈服,北為法軍出兵攻臺之起因。

二、銘傳抵臺,調整防務:
清廷鑑於中法在南突嚴重,乃訓令臺灣道府劉璈積極布防。劉璈兵分5路,並以臺南府城為防禦重點(全臺40營防軍,臺南布防31營)。適逢廷軍機處改組,改派名將劉銘傳督辦臺灣防務。
  銘傳抵臺後研析法軍動向,並認為臺南安平港逐漸淤塞,重要性日減;基隆產煤,必為要攻取目標;且基隆港灣天成,利於戰艦停泊,遂立即調整守備兵力,改以基隆、臺北為防禦重點。

三、法軍犯臺,覬覦煤礦:
  光緒10年3月18日,法軍一艘巡洋艦哇爾號(Ie Volta)從香港抵基隆,瞭望繪圖,強行購煤,欲入砲臺受阻,乃開砲威嚇。地方官乃令商行送煤一千擔始得平息。
焚燒存煤,戰術至當:
  光緒10年6月13日(1884.8.2日),在福建巡弋的法國﹁中國艦隊﹂指揮官李士卑斯(Lespes),接到本國「破壞基隆港防備並占領基隆市街及附近煤礦」的命令,就統率旗艦加列索尼爾號(Galissonniere)及1艘巡洋艦、2艘砲艦,侵入基隆,向守軍蘇得勝提出最後通諜,要求蘇得勝於15日上年8時交出砲臺。蘇得勝不肯,諸將乃一面嚴防,一面飛報。劉銘傳得訊親馳戰。6月15日早晨8時,李士卑斯就命令各艦開砲,攻打港口要塞。蘇得勝督兵迎戰,揭開臺灣保衛戰之序幕。社寮島(今和平島)有新築砲臺五尊,督砲營官源姜鴻勝下令砲還擊,第一砲就擊中法艦。雙方砲戰中,又有3顆砲彈落在加列索尼爾號上,李士卑斯一看正面攻擊,知中國砲,只能正攻不側擊,急令各艦轉移位置,五艘法艦開始對岸上猛烈砲擊,不久社寮島砲臺前壁被炸毀,並炸死中國守軍砲手,於8時45分,火藥庫被法艦擊中,爆炸起火燃燒,兵82人被炸死,同時延燒到附近村莊,蘇得勝下令撤退。10時左右,法軍馬丁(Martin)中校率位亞爾號的陸戰隊400名,在艦砲掩蔎之下,從二沙灣登陸,占領無線電山。午後法軍水雷分隊將占領區內所有砲臺的中國設備全部破壞。
16日,清晨天晴朗,凌晨六時左右,法軍傑克米爾(Jacaumier) 上尉率非露斯號(Villors)的陸戰隊去偵察基隆市街,途中被守將曹志忠揮兵殺退。劉銘傳得訊,命令蘇得勝、章高元、曹志忠等兵分3路,採分進合擊,圍攻二沙灣的法軍。法軍馬丁中校狼狽率隊逃回艦上,並對基隆外海實施長期封鎖。此役法軍戰死2名,負傷11名。雖法軍被擊退,但劉銘傳深知法軍船堅砲利,若再增兵增船,因離海過近,難抵敵砲火,遂令曹志忠所部移紮後山以保兵銳。另外,劉銘傳又派擢勝營營官楊洪彪,拆八斗子煤礦機器,將其移至山後,以絕法人窺伺之心,至於約一萬五千餘噸存煤,則灌注煤油燒毀。
?淡水之役,法軍大敗:
光緒10年6月26日(1884.8.16日),法國茹費里(M.J.Villars) 內閣,在上、下院,通過3800萬法郎的戰爭預算案。這是法國在19世紀最大的戰爭費用。8月19日,法駐北京代表公使借口基隆事件,要求賠款8000萬法郎,並在清廷答覆以,法國大使館就下降國旗離開北京,清法外交關係正式破裂。1884年7月中旬,法艦陸續由香港駛往福州附近海域,先頭的一艘砲艦因不熟悉航道,在馬祖擱淺沉沒。後續來的由英國領航員章新引進江。有8艘軍艦,2艘魚雷快艇,在馬尾外的羅星塔錨地停泊。2艘停在馬祖,2艘停在長門。這時清廷仍在央求列強調停,不准福州守軍採取備戰行為,以博得列強的參與調停及獲得法國的友好。8月23日,孤拔(Courbet) 和李士卑斯的艦隊,偷襲閩江,破壞沿江軍備,炸毀港口造船廠,使我國海軍受到重創。然後合併《東京》、《中國》二艦隊,重新編成《遠東艦隊》,以弧拔為總司令,李士卑斯為副司令,對我正式宣戰。7月下旬及8月上旬,法艦大部停留在馬祖,對基隆、淡水海域實施封鎖。8月13日晨6時,弧拔命令法軍一齊對基隆、淡水開砲。

四、在基隆方面:
8月13日黎明,在弧拔親自指揮下,令封鎖港口的5艘軍艦先向岸上射擊,攻打基隆要塞,發射巨砲掩護倍爾(Ber) 少校所率領的619名的陸戰隊,從仙洞東南海濱登陸,攻占仙洞西側山頂。清軍恪靖營營官畢長和,率百餘人出擊,血戰2小時,清軍不支而退。位爾占領仙洞西側一座山後,採分進合擊,被清軍章高元、陳永隆二部阻於山口,我軍傷亡愈百,劉銘傳見狀,乃飭將40磅大砲啟用,連放11砲,命中7砲,法軍紛紛後退。是日,11時以後,弧拔派洛克路易(Lacroix)和藍齊(Lange)各率一大隊的步兵和一砲兵中隊登陸支援,蘇得勝、志忠二督兵奮戰戰況不利後退。法軍陸續登陸,到了晚上,法軍全部順利登陸。此役法軍戰死7人,傷68人。8月14日淡水守軍提督孫開華向劉銘傳告急,劉銘傳巡視前線,看淡水情勢危急,認為淡水到臺北府城,道路較為平坦,且有淡水河可航行,該處砲臺新造,尚未完工,倘淪陷將危及臺北府城。基隆港口置於敵人艦砲射程之內,不易固守,臺北府城守軍兵力單薄,於當日半夜,命基隆的守軍後撤,祗留曹志忠的部隊3個營,餘駐軍後移,扼守獅球嶺,並將煤礦破壞,機器拆除,以免資敵,而且讓法軍死了攻臺的心裡。把蘇得勝、章高元各部各部調往淡水增援。法軍在無抵抗的情形下,向前推進,占領基隆西部,8月2日占領獅球領,基隆至為法軍占領。

五、在淡水方面:
李士卑斯統率旗艦加列索尼爾號(Galissonniere)、戰艦特別翁洪號(Triomp-honte)巡洋艦(D'Estaing) 前往淡水港,於8月13日對淡水地區外國人發出戰爭警告,也在14日早晨至七時霧始散去,下令開砲。駐守淡水的提督孫開華、劉朝祐,率守軍奮戰,法軍巡洋艦桅檣受損。法艦發砲擊中中崙砲臺及沙崙新砲臺,守兵2、30人死傷。李士卑斯不敢登陸。向基隆作戰的弧拔求援。孤拔再派二艘巡洋艦、1艘運輸艦、2艘水雷艇及陸戰士兵600人開往淡水助戰,並任馬丁中校為指揮,預定於18日強行登陸淡水,但因海波太大而延期。
8月20日上午9時,李士卑斯下令8艘法艦開始攻擊,掩護登陸部隊登陸。孫開華督龔占埋伏於假港口及李定明埋伏油車口,章高元督兵埋伏於八臺山後,土勇張李成一營埋伏於北路。未幾法軍分三路登陸,登陸後隨即與埋伏部隊展開激戰,登陸法軍第1、2中隊被困於森林地帶,死傷慘重,其他各隊亦遭伏擊,守軍個個勇作戰法軍被擊斃300多人,餘潰退,守軍緊追,落水溺死7、80人,法艦急忙以艦砲掩護,撤退回艦上。法軍承認這是一次嚴重的戰敗,此役法軍死10人,受傷49人;清軍死亡營官3人,勇丁百餘人。滬尾英人登山觀戰,無不稱頌孫開華之英勇,送食物以為歡慶。9月5日,法軍指揮官孤拔宣布封鎖臺灣全島,北起蘇澳、基隆、淡水,南至鵝鑾鼻,全長339公里,封鎖線從海岸線起5海浬。

六、鳥嘴之役,爭議平息:
 當時暖暖是基隆至臺北的軍事要衝,劉銘傳在瑞芳至暖暖之間,沿河布置防線。法軍占領基隆,對海上實施封鎖,劉銘傳亦採取下列措施:
調整部署,沿據點外圍,利用基隆市郊的山地,構築一條長壕,進駐月眉山,居高臨下,監視敵人。
?繼續向大陸申請援助,所得成效並不理想;在10月以前僅得淮軍劉朝祜部500人,槍1000枝,張之洞協餉50000兩、洋槍1400枝及火藥若干。劉銘傳希望吳宏洛5營來臺;沒有成功。續到的江陰淮軍800。合計只有1000多人。

七、動員地方民力,支援作戰:
李彤恩首先召募土勇一營,令張李成統領,協防滬尾。續有李守謨、梁純夫、陳華、陳星聚等為了收復基隆,召募土勇1000人,分派防守基隆。其後是武舉王廷理、周玉謙等捐資召募土勇300,防守深澳等地。新竹紳士林汝梅籌餉召募土勇200,協守新竹。彰化紳士林朝棟,備餉二月募土勇500人,助防暖暖。總兵柳泰和募土勇800,防守觀音山。曹志忠募土勇1000,分駐大武崙、六堵一帶。蘇得勝募土勇1000,分防水腳。宜蘭募土勇1000就地防守。合計約5000人,但土勇所攜器機不精,素質不良,未受訓練,且兵多則餉械更增。曹志忠於9月15日率同湘軍與土勇,自七堵分途向獅球領下之九芎坑出擊。法軍以大砲居高臨下轟擊,清軍死傷40餘人。法軍以清軍屢來騷擾,9月17日派出一輕裝部隊,至獅球領東南地區實施偵察。到了9月26日法軍郎基少校率四中隊至南尼卡瀑布區(今八堵東北)實施偵查,與清軍發生遭戰。清軍周玉謙等率土勇600,嚴守鳥嘴峰扺抗(在八堵與獅球領之間),林朝棟、曹志忠聞砲聲前往支援,激戰3日,法軍官死1,士兵10餘人,清軍死傷逾百。法軍退回基隆。10月20日法軍熱芮(Thirion)上尉一中隊又向鳥嘴峰進攻,接戰不久清軍紛至,法軍見情況不妙,自行後退。10月25日晨,法軍以輕兵,迂迴侵入清軍堡壘,清軍防備不及,發生肉搏戰。法軍又以火燒穹窖內的清軍,穹窖出口太小,頗有死傷。戰至九時,清軍有土勇來支援,士氣大振,法軍後退之時,法軍又有一中隊來增援。經幾次激戰,鳥嘴峰終為法軍占領。鳥嘴峰之役後《召募土勇,包打基隆》的議論才平息下來。

八、月眉之役,凍餒奮戰:
當時的暖暖為自基隆通達臺北、宜蘭的孔道,所以清軍主力集中於此。暖暖前之月眉山,距基隆甚近,山高林密,形勢良好,足以瞰制敵人,又可控制煤礦區,故清軍以月眉山為前哨,全力據守。駐基隆的法軍如欲南下臺北,必須先占領月眉山。法軍苦於兵力不足,僅派斥候騷擾。
 11月24四日,新任法軍陸軍指揮官路捷斯尼(Duchesne)上校,增派四個中隊,分攻大坑埔、大水窟、鳥嘴峰、石梯等地,被林朝棟等土勇擊退。12月9日路捷斯尼上校因病住院,改由李偉林(Bertanx-Levillain)中校任指揮官,法軍以正面作戰不制勝,就編成一個強力的游擊隊,以步兵、砲兵、工兵及輕裝救護隊組合一約1900人之游擊隊,每名兵士攜帶120發彈藥,4天乾糧。該隊於當晚躲過清軍之前哨監視,於次(10日)黎明抵大水窟、圓窗嶺一帶,與清軍先頭部隊發生戰鬥,十時卅分,隊集結。
11時區分二路:一路分攻大水窟、圓窗嶺(法軍稱為八堵谷地);另一路後衛,以船載兵四百,自八斗子登陸,包抄深澳坑後方。民團不敵,法軍便自側面攻上月眉山。廖得勝、張仁貴等奮力仰攻上山,擊斃法軍數十名,血戰1日,清軍克復月眉山。大水窟及圓窗嶺附近之法軍,分別被林朝棟、鄧長安所部擊退。當日下午下起大雨,雙方不得不停止戰鬥。11至15日每天下雨,清軍將士忍饑冒雨,全身淋溼,凍餒交迫,堅守山頂,築堡待戰,曹志中、林朝棟,往返波,言之淚下。
光緒11年1月15日,左宗棠派王詩正一軍馳臺,李鴻章所派聶士成淮勇850人及陳鳴志募土勇均於3月初到防。法軍於1月16日雨停之後即重新整補游擊,於17日完成作戰準備,兵力約1280人,每人攜帶彈藥170發,乾糧6日份。
1月18日清晨3時半左右,法軍陸軍杜奇尼上校親游擊隊再從基隆全面進攻。6時到達大水窟、圓窗嶺附近。清軍曹志忠、劉朝祐等一面堅守戲臺山,一面飛書告急於蘇得勝,蘇乃以500人自六堵馳援。19日法軍自枕頭山、竹嵩山、龍潭堵三路進逼月眉山。時守將曹志忠六營,已調出二營,分紮大武崙;又調300人,分守戲臺山,故月眉山陣地很長,兵卻很少,成為法軍攻擊之目標。法軍自深澳坑抄襲長牆背後,將臺山截斷,並三面包圍月眉山。清軍腹部受創,死傷慘重。時林朝棟部守大水窟;蘇樹森部守四腳亭,尚未戰敗。19日夜,銘傳接獲戰報,恐六堵空虛,法軍如自獅球嶺攔截,會切斷清軍歸路,連夜親率聶士成部400人馳援六堵。
至20日,清軍退至基隆河南岸與法軍成隔河對峙。激戰3天,大水窟、四角亭、月眉山等陣地,落入法軍手中。此役法軍死傷400餘人,清軍死傷1000餘人,而湘軍死傷尤多。

九、強弩之末,孤拔病逝:
 光緒11年2月13日早晨,孤拔巴雅號等8艘軍艦侵入澎湖媽宮港,沿港砲臺悉被炸毀,法軍分兩路登陸:一路由媽宮,守將梁景夫死守四角仔要塞,予法軍猛烈轟擊,擊中法艦一艘。終因火力無法壓制法軍攻勢,媽宮附近要塞被法軍夷為平地。一路由苑裡,守將周善祈等分兵抗拒,前仆後繼,死傷殆盡,於二月十六日,湖淪陷。
 光緒11年2月6日至17日(1885年3月22日至4月2日),清軍越南戰區陸軍將領馮子材、蘇元春、王孝祺等在中越邊境諒山與法軍激戰,法軍將領尼格列(Negrier)身負重傷,法軍大敗,消息傳回法國,內閣總理茹費理於1885年3月30被迫下臺。
光緒11年4月28日,弧拔因赤痢轉變為貧血症,病情惡化,聲音微弱,於4月29九日病逝,享年59。中法兩國代表,4月27日在天津議和,法軍於6月24四日全部撤離臺灣。


第二節 省民抗日戰爭

一、人口過剩,積極南進:
  日本位於亞洲大陸棚之一角。因國土狹小、人口過剩、國內資本高度發展、市場狹小、原料缺乏,故屢尋藉口,奪取殖民地。琉球首受其害。自吞併琉球後,即積極南下,再吞併臺灣。
日本1983年創設陸軍大學。1885年延聘德國軍官,前後3年,內容以高等用兵術為主,特重師戰術,以圖上戰術、現地戰術、兵棋及參謀旅行等教學方法,並傳授《師》、《兵站》兩種觀念,對日本建軍之影響深遠。1887年馬漢(Alfred Thayer Mahan) 海權論提出後,日本即從事海軍戰略戰術之研究。
甲午戰爭末期,清廷已經主動尋求和談的途徑。伊藤博文在此時主張以武力占領臺灣、澎湖。希望造成「既成事實」,以掌握和談的優勢。於1895年1月,即編組《混成支隊》,此一混成支隊,係由後備步兵第1聯隊之2個大隊,第12聯隊兩個大隊,及臨時配屬之山砲中隊,彈藥縱列、糧食縱列等編成。由後備步兵第1聯隊長比志島義輝兼任司令官,根據情報,澎湖守備兵力狀況,派遣5508名士兵(其中包佁軍夫1572名),於3月15日由九州佐世保啟錨發航,於20日到達將軍嶼附海域。

二、垂涎臺灣,占領澎湖:
  1894年8月1日,中日兩國正式宣戰,於是甲午戰爭爆發,清廷北洋大臣李鴻章密諭總督譚鍾麟及臺灣巡撫邵友濂,加強臺灣防務。當時駐澎湖總兵吳宏洛負責經營。譚鍾麟認為澎湖與臺灣有脣齒相依的關係,必須加強防備。至12月下旬,原駐澎湖3營,增加至13營,總兵力5000人以上。
 ?果毅軍練營、宏字左營、宏字前哨營(原駐)。
宏字副營、宏字左營(臺南附近新募,於7月抵達)。
?宏字右營、(在廣東新募,於8月抵達)。
防軍砲營(在廣東新募,於10月扺達)。
定海衛營、定海右營(由臺灣選拔,於10月扺達)。
'水雷營三哨(由福州調來,10月扺達)。
'防軍左營、防軍右營(臺灣新募,11月扺達)。
"防軍前營、防軍後營(於湖南新募,12月扺達)。
中日戰爭1895年1月13日,山東威海衛為日軍攻陷,大本營便決定出兵占領澎沽島為海軍根據地。
日軍大本營根據情報評估,編組一遠征軍,其兵力編組為:
?支隊以3個步兵大隊與第12聯隊第2大隊為主幹,並配5騎兵、1個山砲中隊。
支隊其他配屬有步、砲彈藥各半縱列及糧食一縱列。
?步兵、騎兵均配備村田式單發步槍。
艦隊編制:松島、橋立、嚴島、千代田、吉野、浪速、高千穗、秋津州、和泉。
 配屬補給艦兼情報艦西京丸、醫療船兼補給船神戶丸、補給船相模丸、萬國丸。由後備步兵第1聯隊長比志島義任指揮官,於3月15日由九州佐世保軍港啟航後,海上毫無障礙,於20日下午扺澎湖群島南端之將軍嶼。
當時清軍聞悉日本集結艦隊南下,乃訓令唐景崧嚴密部署。澎湖地區守軍有12營、砲兵2營、海軍1營,約6000人,砲臺7,均為英製安式(Armstrong)砲,總兵為周振邦。
23日,9時30分許,浪速、秋津州、高千穗等3艘日艦對澎湖馬公東南裡正角灣拱北砲臺展開密集砲擊。在砲火掩護下,其陸軍於當日下午在裡正角良文港等處登陸,旋即向內陸推進,於14時占領尖山社。
此時清軍之前哨朱上泮部約500人部署於大武山,日軍偵悉後,以步兵大隊(約1300人)展開向其攻擊,激戰3小時,雙方傷亡慘重,旋清軍以敵眾我寡開始撤退,此一制高點在16時失陷。
防守澎湖之清軍主力約有1500人,部署於大城北社(湖西鄉武城)及拱北砲臺一線。24日凌晨,日軍在優勢之火力掩護下,使用4:1的戰力比,向清軍發起攻擊,守軍英勇扺抗,鏖戰半日,大統領朱上泮中彈身亡。到中午清軍漸不支退回馬公白沙,大城北社及拱北砲臺遂陷。
拱北砲臺既陷,敵即以第1聯隊之第1大隊繼攻馬公,城內清軍約400名、砲4門,均不能發揮預期之威力,經敵數次衝鋒後即潰敗,14時,馬公全部為敵所占領。日軍在3月26日遣兵占領西嶼,澎湖諸島遂全部為日軍占領。

三、馬關條約,割讓臺澎:
1895月2日(光緒21年4月8日),清廷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割讓臺灣省。台灣人民公推臺灣巡撫唐景崧為總統,定國名為『臺灣民主國』,年號《建元》《永清》,定《藍地黃虎》為國旗。5月25日丘逢甲等向唐景崧呈上《臺灣民主國之印》。任劉永福為民主大將軍,丘逢甲為團練使,太僕正卿林維源為議長。
臺灣民主國對外標榜獨立自主,對內依舊是滿清政府的東南屏障。致清廷電文中說『臺灣士民義不臣倭,願作民,永戴聖清。』
日軍大批集結在臺灣北部外海,唐景崧知北部地方最為緊急,遂重新調整部署:
1.獅球嶺:林朝棟移守臺中,以胡友勝接防,兵4營。
2.三貂嶺:以記名總兵徐邦道守,兵4營。
3.金包里:以統領陳國柱馬守,兵1營。
4.瑞芳:以副將吳國華,統領胡連勝、包幹臣、陳柱波分兵駐守,兵7營。
5.澳底:以記名提督曾熹照駐守,兵4營。
6.淡水:以鄖陽鎮總兵綦高會、記名總兵廖得勝、海壇協副將余致廷分兵駐守,兵10營。
7.台北:以義勇統領邱逢毋巡守。
8.八里坌:以都司黃宗河駐守,兵1營。
9.大嵙崁:以記名提督余清勝駐守,兵4營。
10.楊梅壢:以總兵吳光亮駐守,兵8營。
12新竹:以臺民統領吳湯興駐守,兵4營。
13.大甲:以侯補道楊汝翼駐守,兵4營。
14.臺中:以侯道林朝棟駐守,兵7營。
15.彰化:以彰化縣知縣羅樹勛、統領沈富山、營官徐學仁駐守,兵3營。
16.林圮埔:以守備王得標駐守,兵7營。
17.布袋嘴:以記名總兵譚少宗駐守,兵2營。
18.臺南:以南澳鎮總兵劉永福駐守,兵12營。
19.打狗:以都司邱啟標駐守,兵2營。
20.東港:以副將吳光忠駐守,兵4營。
21.臺東:以副將袁鍚中駐守,兵4營。
22.蘇澳:以參將沈祺山駐守,兵2營。

四、義軍抗日,風起雲湧:
淡基嚴防,澳底迂迴:
澳底屬臺北縣貢寮鄉,為臺灣東北角沿岸的漁村,位置偏僻,距三貂嶺僅十餘公里,近年因預定興建核四廠於此,而使澳底鹽寮名聲大噪。沿岸浪平水深,可泊巨艦。為東北角少有之沙岸。
  5月22日,日本常備艦隊「浪速」與「高千穗」兩艦則受命擔任前鋒,先至臺灣偵察地形。25日,浪速、高千穗及松島三艦已抵淡水、金山、基隆及三貂灣澳底等地偵察,並召開作戰會議,認為淡水港口淤淺,船艦靠岸不易且守軍防範周密,難以攻取,基隆駐有重兵必遭嚴重抵抗,惟澳底地勢遼闊,海面水深浪平適合登陸。將此作戰分析以電信傳送中城灣總部。
日本海軍中將樺山資紀獲電後,立即召集海陸將領會商決議:
?取消原定淡水登陸計畫。
以三貂灣沙灘鹽寮為登陸地點。
?登陸部隊所乘艦船均以基隆東北方釣魚臺群島(尖閣島)以南五里處海面集結待命,並電召澎湖混成支隊至基隆接應。
5月29日,日軍首先採取聲東擊西的戰術,他們首先佯攻西邊的金包里(今日金山),實際傾其主力由北白川宮久親王率領的日本近衛師團的第一旅,從基隆東邊的鹽寮登陸。29日上午10時58分,日艦松島號首先到澳底海面。至下午1時8分,日軍船艦陸續抵達。防守蚊子坑、澳底的統領曾喜照聞訊,一面嚴陣以待,一面飛稟告急,率四百多人防守。日軍主力在鹽寮登陸後,日軍先頭部隊繼向三貂嶺、九分及基隆推進。
6月3日上午6時,日軍海陸軍聯合攻基隆。上午8時,陸軍部隊登陸基隆市區,展開城鎮戢鬥。下午1時,大雨突然傾盆而下,日軍因視線模糊,縮小包圍。另第1聯隊第2中隊,亦在一時大雨中,步砲協同作戰攻獅球領,獅球領是扼守基隆與臺北間交通的要域,其下有鐵路穿越,可瞰制基隆港區,自南而北綿亙500公尺。
此役,規模比瑞芳之役為大,但日軍的死傷較輕。參加戰鬥的近衛師團士兵約4000多人,兵戰死4人、受傷25人,軍官受傷1人。我軍抗日約3000人,死者200多人。基隆淪陷,唐景崧、林棟、兵逢甲等人紛紛內渡大陸。此後,與日軍對抗的主要力量,不再是「正規軍」了。代而起的是民間自組的地方武力,林朝棟、丘逢甲等人的部隊解散後,多半為其所吸收。這股劫力,經過整合後,逐漸壯,大成為抗日主體。這時反抗軍的力量是在保家。7日,日軍近衛師團,占領臺北城。
?三峽斬鯨,日軍暴行:
 臺北的淪陷,並不是整個北部地區的淪陷。金山的臺勇在統領簡溪水的領導下,以一營兵力,打敗數倍的日軍兵力。6月12日,近衛師團第一旅團佐佐木元綱中尉,奉命循鐵路線向新竹一帶偵察。19日,日軍第一旅團第二聯隊長阪井重季大佐(上校)率一混成支隊(步兵、騎兵、野戰砲兵、機關砲隊、糧食縱隊)約1000多人,向楊梅進犯。義勇軍死傷3人。
22日,阪井大佐率部攻入新竹城,義軍知不敵而退至客雅山。日軍遂進城,以孔廟為兵站。由於補給線過長,部隊病患過多,開始徵召臺灣苦力,支援後勤。7月9日,吳湯興又重整大軍,從頭份分三路向新竹城反攻。傅德星攻東門,陳澄波攻西門,吳湯興攻南門。義勇軍開到頭山(今新竹公園)以後,用大砲向新竹城砲轟,軍也開始還擊,兩軍又在十八尖山展開大戰,日軍從新竹西門派來大批援軍,義勇軍敗退。向十八尖山轉進。12日,近衛師團第二旅團長山根成信少將率山根混成支隊約2600餘人,自臺北經桃園、中壢方向搜索。
坊城大隊方面:由坊城俊章少佐所率領的步兵大隊約900人,其中第六中隊櫻井茂夫特務曹長,護送著運糧船隊,溯大漢溪水路前進時,在隆恩埔時,遭到陳小埤所率的義勇軍奇襲,押車的35人,幾乎全隊被義軍殲滅。另一方面第七中隊今田鸁大尉中隊長,亦在當地居民一面假裝與日軍親善,協助搬運,以博得信任;一方面則飛報「三角湧義民營」警戒,並分兵部署之下,在蘇力的指揮下,在分水崙設下袋形的攻擊陣勢,日軍被圍,特別挑選四位士兵化裝成漢人,在本地嚮導帶領下,到達中壢求援。是役日軍死傷200餘人。
山根支隊方面:山根信成第三聯隊兩個大隊、砲兵第四中隊、騎兵一小隊,由臺北出發向大嵙崁推進,山根支隊大舉進攻大嵙崁,義軍領袖江國輝、呂建邦、簡玉和等率眾抵抗。不久,義軍領袖江國輝被擒、呂建邦負傷,義軍遂往深山逃逸。日軍山根支隊在大嵙崁村(今大溪)得佑坊城支隊被圍,就前來三角湧。
19日,內藤支隊、松原支隊,也一齊到三角湧。坊城大隊即在三峽一帶展開「無差別掃蕩」,日軍所到之處,見房屋就燒,見人便殺,三峽、土城、板橋、新莊一帶觸目所見都是死屍,滿目淒涼的破墟。
?尖筆苦戰,苗栗棄守:
8月6日5時,近衛師團山根少將率所部一聯隊,自新埔庄向樹杞林街 (今竹東)進攻,侵入水尾庄;林學院部兵力寡少,不戰而退。同時,近衛師團伊崎少佐另率一隊,攻進管付坑,被傅德星部攔截。山根部隊越過樹杞林街,進入水仙領,也被陳澄波部所阻。日軍持續增援,傅、陳二部,迫近尖筆山義軍的重要據點枕頭山和卵面。
3日,日軍近衛師團集結兵力約一萬五千人,由能久親王指揮攻尖筆山。尖筆山,標高542公尺,是新竹與苗栗間的天然屏障,地劫險要,遂成為中部義勇軍第一道防禦線。防守該地義軍約七千多人。
8日黎明,日軍川村少將的右翼部隊,進攻枕頭山,義軍徐驤率部迎戰;內藤大佐的左翼部隊,攻擊雞卵面,吳湯興率部迎戰。日軍自登陸以來首次在臺使用野砲作戰。日軍常備艦隊派『吉野』及『浪速』二艘軍艦前來新竹海域,支援尖筆山作戰。
9日清晨,日軍集中三聯隊兵力,並以二艦砲為掩護,北白川宮親率預備隊,進攻尖筆山。下午5時,日軍山根聯隊,進入頭份街,楊載雲戰死,其部潰散。是役日軍軍官死1名、士兵2名,義勇軍死200多人。
13日,日軍能久親王率近衛師團2個旅團的兵力,分為三路,攻進苗栗。是日近午,日軍山根少將率領前衛支隊,越進後龍。這時,苗栗的守軍,,由臺南劉永福派來支援的吳彭年及知縣李烇二部外,其餘的是由新竹、尖筆山、頭份等地轉戰而來的義軍,個個戰得精疲力盡。吳彭年不顧生死,督勵三百名部下,在坎間山一帶築三個堡壘,阻止日軍前進。日軍猛烈攻擊仍不能前進,由川村景明率一旅,從後龍迂迴進擊,管帶袁錦清,幫帶林鴻貴相繼陣亡,後繼不援,被迫向牛罵頭(今清水) 轉進。
14日清晨7時,日軍進入苗栗市街時,義軍及居民由於日軍的無差別掃蕩,原本有一千多戶人家的村鎮,整個村鎮空無一人。
"八卦浴血,碧血長存:
苗栗失守,中部據點以芬園、八卦山臺地為最佳。牛罵頭雖可利用大甲溪為天然防線,但是日軍可由葫蘆墩(今豐原)取路南下,而且葫蘆墩四面無山,無險可據,大甲溪南的牛罵頭,在戰略上又無防守價值;因,此軍就退守八卦山脈前的芬園,部署防禦陣地。王得標率一營守中寮庄;劉得勝率一營守中庄後;孔憲盈率一營守茄苳庄;羅樹勛、羅汝澤各率一營守市仔尾;吳湯興、徐驤等義首各率一營守八卦山;李維義率四營坐鎮彰化城;吳彭年則率所部扼大肚溪南岸榮光寮一帶。兵力合計12營,實際約3600人左右而已。
8月26日上午9時30分,能久親王抵崁仔腳庄(今大肚)附近,偵察八卦山情勢。被義軍發現,一齊發砲轟擊。北白川宮及山根少將、緒方中校及其乖馬中彈負傷。
28日淩晨零時30分左右,日軍就區分左右兩翼,開始分批渡河,進攻八卦山。清晨5、6點鐘左右,義軍尚未發現日軍已渡河攻擊。日軍以內藤大佐率步兵1大隊,攻入斗砲庄,占領大竹圍庄高地。同時右翼部隊也抵達船頭庄,與茄苳腳庄義軍孔憲盈對壘。八卦山上的義軍李士柄、沈福山、湯仁貴等部,從八卦山上開槍迎擊。日軍內藤部隊施用步砲攻打,推進八卦山下。這時候,日軍左翼一部,也迫近榮光寮庄,遭義軍王德標部所阻,不能前進。日軍右翼以重金利用當地嚮導,迂迴猛攻已經侵入八卦山東側高地。義勇軍李士炳、沈福山、湯仁貴相繼陣亡,吳湯興及徐驤趨前救應,吳湯興也中砲壯烈戰死;日軍遂占據八卦山。吳彭年率部正在大肚溪南榮光寮庄北小高地阻擊來日軍,遙望八卦山上已樹起白旗,急率部攻山,不幸中彈,部屬要扶他逃生,拒之,自殺成仁。
…日軍獸行,令人髮指:
日軍占領彰化以後,時值八月酷暑,許多屍首暴露於矮叢與溪流間,散發瘴毒之氣,引發痢疾,日軍死亡人數不斷增加。到了九月,全師團4/5的兵員都有生病,第2旅團團長山根信成也病逝了。
9月17日,擬定分由3路進攻臺南計畫如下:
?陸路南進部隊由近衛師團擔任,向嘉義附近挺進,司令官能久親王中將。
枋寮附近登陸部隊,由第2師團、第3旅團及第2師團宜屬部隊之一部擔任,司令官乃木希典中將。
?布袋嘴附近登陸部隊,由軍司令部、混成第4旅團及第2師團宜屬部隊擔任,司令官貞愛親王中將。
々枋寮登陸之掩護部隊,由常備艦隊(以軍艦4艘、運輸艦及汽艇20艘編成)擔任,司令官有地品之允中將。
ぁ布袋嘴登陸掩護部隊,由常備分遣隊(以軍艦2艘、運輸艦及汽艇19艘編成)擔任,司令官東鄉平八郎少將。
7日晨,日軍內藤大佐側隊,到達雲林街(今斗六),前衛深入他里霧(今斗南),姦殺婦女,無所不做。王得標、徐驤、簡成功、簡精華諸部,據守牛挑灣及雲林北門高地迎戰,相持3小時,日軍以步、砲、騎三兵種聯合作戰,採突穿方式,宜攻義軍,義軍不支敗退。在他里霧的日軍前衛,被王得、標林義成二部所阻,激戰2小時。
8日10時,日軍川村少將的前衛分三路,指向大莆林(今大林)。一路攻甘蔗庄,一路攻大莆林街,一路攻大莆林東側。義軍蕭三發、黃榮邦戰死,餘眾退回嘉義。
9日黎明,日南進軍在嘉義會師,分為三路向嘉義縣城開始總攻擊。上午11時,川村少將率前衛攻北門,須永中佐右側隊攻打西門,內藤大佐率左側隊攻打東門。王得標、孫育萬、劉步陞、簡精華、簡成功、楊鍚九、憑練芳等率部死守城門。日軍由於砲彈威力猛烈,劉步陞、楊錫久、憑練芳、陳開憶等戰死。日軍使用竹梯攀登城牆,先破西門和北門,繼入東門。義軍殘部由南門逃走。
?旅團登陸,血染布袋:
10月10日登陸部隊,由日軍名將東鄉平八郎中將指揮,伏見宮貞愛親王旅團長所統轄之混成第4旅團(約15600人),分乘19艘的運輪船,由浪速、濟遠、海門三艘軍艦護衛,在布袋嘴(今布袋鎮)登陸。
13日,開到東石南河流南岸,徵用附近竹筏過河,侵入東石庄內。侯庚接報,分兵設伏,並命村民詐降。裡松大尉以為庄民皆懾服,傳令所部卸下武裝,正在休息,侯庚兵分三路殺人。裡松率部逃至東石北端,以堆積如山的蚵殼作為掩護,開槍應戰,戰至下午五時義軍愈來愈多,裡松大尉派四人衝出重圍,奪取一小舟,向濟遠艦號求救。15日,日軍展開報復性的掃蕩。
?師團登陸,攻略打狗:
 11日上午8時,日軍枋寮登陸部隊在司令官海軍中將有地品之允,指揮吉野、秋津、大和、八重山、西京等艦砲掩護下,乃木希典中將率第2師團 (約10400人),分乘運輪艦20餘艘,自枋寮附近北邊之番仔崙登陸。該地無兵防守,日軍未見義軍以為中伏,先遣部隊未見地雷,乃木中將率隊向內陸前進。第2師團由有地中將,於凌晨率吉野、浪速、秋津洲、大和、八重山及濟遠等日艦及日汽艇從北門附近搶灘,但誤觸地雷爆炸。

?三面受敵,府城淪陷:
16日,日軍常備艦隊戰艦6艘,由有地中將率領進攻打狗港(今高雄)。知州劉成良率福字軍營兵及水勇、砲勇迎戰,自督旗後砲臺轟擊敵軍艦。日艦也猛轟砲臺,戰至中午,砲臺被毀,劉成良被迫轉進臺南。
 17日,「八重山」軍艦轉來訓令,指示第2師團須在21日推進至二行層溪,並準備23日與近衛師團、混成旅團一齊對臺南城發動總攻擊。
19日,在高雄方面,日軍山岡中佐率獨立騎兵隊為先遣部隊,排除義軍鄭青所部,向二行層溪攻擊。到下午,有一小部隊已到臺南城小南門。
在布袋方面,登陸部隊攻略鐵線橋,兵分二路。一路進攻蕭壟(今佳里),由佐佐木直率領的海岸支隊;一路進攻麻豆,由貞愛親王所率領的本隊;義軍幫帶劉永福急派劉光明、蘇建、邦蘇定、邦徐榮生等率兵千名,增援麻豆。
入夜後至10月19日,日軍對臺南已完成三面包圍態勢。劉永福集眾商議,軍隊潰散,難以死守,城內士紳,勸其內渡。10月21日,日軍入城,並向安平推進,臺南府城淪陷。28日,北白川宮能久親王病逝。

第三節 戰爭勝負因素分析

劉銘傳抗法戰爭:

一、清軍方面:
作戰任務,圓滿達成:
  從國家戰略觀點看,中法戰爭起因於越南,波及臺灣,劉銘傳仍能在臺灣艱苦支撐戰局,臺北府城迄中法戰爭結束尚確保,已達成作戰的主要責任。
?調整部署,至為允當:
中法戰爭,前原守將劉璈以臺南府城為防禦重點。劉銘傳到任後研判基隆產煤具有軍事及商業價值,臺北、基隆必為法軍首要攻擊目標,立刻調整兵力部署,改以臺北為防禦重點,此項戰略調整至為允當。
?動員民力,支援作戰:
中法戰爭全程,各地民兵均能主動支援作戰,如水之役,張李成率土勇支援作戰,屢建其功。光緒十年八月二十日臺北府陳華召募土勇一千餘人與曹志忠所部襲擾法軍。另月眉山之役,林朝林棟、蘇樹森亦各率土勇一營支援作戰,使正規部隊發揮更大戰力,符合組建民力,以面制點之戰爭原則。

二、法軍方面:
目標錯誤,兵力分散:
  以基隆、淡水同為目標,未能集中兵力,形成重點攻擊,且被清軍誘入複雜地形,不利遠征軍之作戰。
?千里遠征,師勞兵疲:
法軍千里遠征,面對中國軍隊英勇抵抗,深知欲以少數陸戰隊,無法實現占領基隆市街,及其附近煤礦之作戰計畫,戰既不能勝,和亦不可行,乃被迫實施消耗戰略,長期封鎖臺灣海域,造成師勞兵疲,士無鬥志之窘狀。
?疾疫流行,戰力折損:
  法軍自光緒10年7月占領基隆後,中法兩軍均患流行疫疾,法軍多死於赤痢、傷寒。10、11兩月間,疾病死亡人數即達70人,對軍隊持續戰力影響甚大。

第肆章 臺澎金馬防衛時期戰爭

第一節 古寧頭戰役

一、屹立不搖,固若金湯:
金門舊名浯洲嶼,又名汕洲,明朝初年始用今名,明將周全斌,曾大敗清軍於此。鄭成功及鄭經,為匡復明室,經營為練兵之所。民國3年7月,設金門縣治,并轄烈嶼(小金門)、大瞪、小瞪、大膽、二膽諸島,控閩南泉州、漳州兩府海口之咽喉。
民國38年4月國共和談破裂,共軍大舉偷渡長江,京滬棄守,林彪部隊長驅直入湘粵;劉伯誠所部進窺川滇,攻略西南;彭德懷所部直趨甘寧,掠奪西北;陳毅所部由浙入閩,攻陷福州、廈門;同年10月17日廈門淪陷,金門遂成為共軍進犯目標。
陳毅以其第28、29、31軍于澳頭、圍頭、塔頭、金井、蓮河、大伯、小伯、大瞪、小瞪、角嶼諸地,集結兵力,並徵集渡海工具,推進砲兵陣地,積極部署,準備進犯金門。共軍:第10團3個軍、7個團,各軍均有砲兵團之編配,另兵團本部直轄。有重榴、野砲、特務與輜重各一約兩萬餘人。

二、枕戈待旦,鐵騎發威:
10月24日下午,國軍配屬予第118師第353團之戰車第3連(欠第3排),依據兵團既定計畫,於觀音山亙西一點紅間地區,為預想之機動打擊,實施步戰協同作戰,直至黃昏結束,正待返防(頂保),忽有該連第1排戰車1輛,不慎陷入壟口附近沙灘,進退不得。用車拖救,不但無功,反而把履帶弄掉。連長周名琴,只得率第2排返防,由第一排排長楊展指揮全棑,於現地等待營保組之到來。25日零時深夜,金門風高浪急,共軍渡海舟具係臨時徵集,形式不一,導航設備簡陋,操作難以控制,且船多擁擠,隊形紊亂,共軍原計畫在瓊林海灘登陸,由於受強勁東北季風影響,被風吹到古寧頭之間的海灘。
25日零晨3時,突然亮起兩發紅色信號彈,接著砲聲隆隆將近10分鐘。砲聲突然中止,不久,水際傳來嘩啦涉水聲,愈來愈清晰。楊排長知道這是高潮時間,判斷是共軍來犯徵候,以無線電呼叫全排,全排3輛戰車以一線展開,向壟口登陸之共軍掃射,為金門殲滅戰開出第一槍。
三、百戰軍魂,英烈千秋:
凌晨4時,共軍主力功陷古寧頭北山、林厝等地,企圖攻略金門城。金西守軍201師師長鄭果,即命第一線除留部分堅守重要海灘據點,據止共軍登陸外,主力退守觀音亭山,安歧至淵頭之第二線抵抗阻敵向內陸推進,並為反擊之支撐。此時我海軍艦艇二艘,亦駛抵古寧頭西北海域,以火力射擊共軍後繼舟波,並協助地面守軍作戰。
5時30分,18軍軍長高魁元受命統一指揮反擊作戰,區分3路:
(一)北路由18師師長尹俊指揮,於瓊林以北集結,沿海岸線,經壟口、觀音亭山以北之東一點紅、西一點紅向古寧頭左側背攻擊,並將所有擱淺之共軍船隻,徹底焚毀,不容共軍船隻返航用。
(二)中路由118師師長李樹蘭指揮,利用逆襲之成果,由湖南高地、湖尾之線,向安歧、林厝、古寧頭攻擊前進。
(三)南路由金門城向132高地挺進,協同第118師對安歧、埔頭之攻擊,奪取埔頭後,再向林厝、古寧頭攻擊前進。
迄天亮前,在觀音亭山及湖尾等處,擊斃共軍約3000餘人,俘虜1000餘名。
8時許,我空軍冒惡劣天候,臨空助戰。不斷轟炸對岸廈門至圍頭共軍砲兵陣地,並掃射登陸古寧頭共軍陣地與海上船隻。海軍中榮、南安等鑑艇,則封鎖古寧頭西北海域,阻止共軍後續增援。
下午2時,我反擊部隊圍攻埔頭、林厝,與共軍展開逐屋爭奪戰,登陸之共軍,大部就殲,少數仍據守堅固房舍,頑抗死守。
下午3時,有千餘共軍向西浦頭猛撲,雙方鏖戰僵持,第14師第42團團長李光前,為激勵士氣,不顧槍林彈雨,向林厝以南率先衝擊,不幸中彈成仁,官兵傷亡亦重。民國40年,百姓為感念其英勇,於殉國之處建廟膜拜。
入夜後,我僅以第31、353團及第601團第3營,對古寧頭地區敵軍,徹夜包圍監視。其餘部隊集結整頓,加強戰備。
晚上,我空軍派出偵察機3架次,攜帶大量照明彈及炸彈,整夜監視共軍行動。

四、共軍增援,無助戰局:
26日凌晨3時,共軍趁我不備,由共軍第82師第246團團長張雲秀,親率千餘人,秘密渡海增援,相繼於古寧頭北端登陸。26日凌晨4時,第18軍高魁元軍長,兵分4路在海、空、戰、砲之協同支援下,向林厝、古寧頭攻擊。
古寧頭為核心之共軍陣地,幅員雖小,但林厝、北山、南山三個村莊多屬磚瓦建築,對輕兵器有防護效果。西岸有四個堅固永久姓碉堡,共軍利用這些設施及地形地物,以其6000人(包含增援部隊)構築相互支援火網,固守此一陣地,迫使我軍不得不付出昂貴代價。
11時,胡璉將軍登岸,即赴前線了解狀況,並指示:
(一)第一線攻擊部隊於入暮前,攻佔古寧頭。
(二)第118師師長李樹蘭,應親臨安岐前線。
(三)第19軍軍長劉雲翰,應以所部於虎尾高地、湖南高地及132高地之線,部署防禦陣地。
第118師首先擊退安岐、埔頭以北之敵軍,直驅林厝南部。此時,第54團亦攻克西一點紅高地,官兵插旗歡呼,聲威壯烈。第354團受此刺激,亦奮力一衝,奪取林厝,並在戰車第3連的協同下,續向南、北山攻擊前進。直至夕陽西下,始占領古寧頭臺地,並向南、北山攻擊前進,時值黑夜,第359團奉命連夜掃蕩,至凌晨,古寧頭村落內的共軍非死即俘。
27日上午9時向古寧頭以北掃蕩時,發現大批共軍,向我投降。金門古寧頭殲滅戰告結束。


第二節 八二三砲戰

一、瘋狂砲擊,舉世震驚:
民國47年8月23日下午6時30分,中共砲兵對金門猝然發起猛烈射擊。迄20時30分止,延續2小時之內,發射27500餘發砲彈。其火力指向我指揮所、觀測所、交通中心、要點工事及砲兵陣地,以太武山東側金防部指揮所及料羅灣為其主要目標。因當時在晚餐時間,突遭砲火奇襲,部分官兵來不及進入掩體,我官兵死傷440餘人。副司令官趙家驤、章傑將軍在橋兩邊,吉星文將軍正向餐廳途中,3人均中彈不治,參謀長劉明奎將軍負傷。當時在金門視察之國防部長俞大維與胡璉司令官都在招待所外小坐,立即躲到山岩中避難,右前額被砲彈擊傷。
砲兵692營營長魯鳳三,要向上級請命,聯絡中斷,短短7、8分鐘,以有數千發敵人砲彈在金門土地肆虐,魯營長再也難忍敵人濫射,命20門重砲還擊,發出金門的怒吼先聲。
24日下午6時,敵繼續向我灘頭陣地、料羅灣灘頭、金門機場及砲兵陣地發射,我軍隨即還擊,敵多處砲兵陣地被我擊中起火。8月25日至9月6日敵砲擊減少,9月7日至18日又增加到5000至10000發之間,企圖阻止我軍之海空運補,達成封鎖孤立金門。

二、海上長城,沱江建功:
8月25日以後,國軍數度嘗試利用夜暗運補,但均遭中共海上艦艇及岸上砲擊未能成功。8月30日,颱風剛過,海峽濁浪排天,至9月1日,風浪較平靜,國軍以兩艘作戰艦、一艘掃雷艦及三艘登陸艦編成的運補船團,自馬公發航至料羅灣。9月2日零時五分,雙方在金門東南六浬外的料羅灣遭遇,在長達2小時的海戰中,中共出動48艘魚雷快艇、砲艇4艘,始終無法穿越國軍護航艦隊的屏衛火網。其中沱江號巡邏艦、單艦衝入中共的魚雷戰鬥縱隊內,連續擊沉中共魚雷快艇8艘、大型砲艇2艘,擊傷2艘,國軍沱江艦重傷、維源艦輕傷。這場『九二料羅灣海戰』,為歷年國共海戰規模最大的一次,使得金門砲戰局勢改觀。

三、神鷹蔽空,我武維揚:
9月24日,我照相偵察中隊F-84機一架ヾ,掩護機群第11大隊F-86機18架,由新竹機場起飛,10時抵溫州港照相,石門作戰管制中心告知,我4點鐘方向距離20浬處有共軍飛機50架,經辨明後,我編隊機先推機頭取得速度後,繼拉升至3萬9千呎,對準敵機攻擊。首次使用響尾蛇飛彈(AIM-9B) ゝ,此飛彈為當時最新武器,初次使用於戰場,獲致12:0之輝煌成果。

四、砲震山河,中共喪膽:
9月18日8吋榴彈砲運抵金門,9月25日進入陣地,26日第一批8吋榴砲開始對大磴、二磴射擊,共軍的砲陣地全被摧毀。9月29日第2批8吋榴砲也參戰。由於巨砲威力,迫使中共國防部長於10月6日宣布『停止射擊一周』,且宣稱願單獨與我和談,結束自8月23日以來,震驚世界的『八二三砲戰』。
10月25日以後,中共依其路『單打雙不打』規則,持續到民國67年中(共)美建交為止。

第三節 戰爭勝負因素分析

古寧頭戰役

一、國軍方面:
島嶼作戰,殲敵水際:
共軍搶灘之際,國軍戰車排排長,即以無線電通報,經第602團第3營及戰車的支援下,對搶灘之共軍猛烈攻擊,拘束於灘頭,對爾後作戰有利。
?掌握敵情,先知制敵:
國軍知中共有進犯金門之企圖,即急令航向舟山群島之第19軍(轄14、18師),改在金穈登陸,使敵我雙方作戰兵力改變,奠定爾後勝利基石。
?拘束打擊,綿密配合:
10月25日凌晨4時,共軍主力攻陷古寧頭北山、林厝等地後,企圖攻略金城。金城守軍201師師長鄭果,即命部分兵力堅守海灘據點,拒止共軍登陸,主力退守觀音山、安岐至埔頭一線,阻敵續向內陸推進,並為反擊之支撐。

二、中共方面:
島嶼作戰,欠缺經驗:
中共攻擊金門,初期只集結3個團隊,第2舟波尚無著落,即輕敵冒進,展開攻擊行動,致後繼兵團無法支援作戰。
?未能掌握,海空優勢:
共軍海、空軍尚未有相對之優勢,致船隻均被我陸、海、空軍轟炸、掃射、燒毀於灘頭,致第2舟波無法增援。
?水文海象,計算失誤:
古寧頭戰役,共軍指揮員對潮汐、氣象掌握不實,造成第一舟波船隻未能按預定計畫時間和地點登陸,致全遭擱淺,不能返航,全數被國軍燒毀。

表十:古寧頭戰役戰力之比較
┌──┬────┬────────┬──────────┬────┐
│ │ 兵力 │ 主 力 部 隊│ 海      軍 │ 空 軍│
├──┼────┼────────┼──────────┼────┤
│國軍│50000人│12兵團、22兵團│巡防鑑、驅逐鑑、砲鑑│ B-24│
├──┼────┼────────┼──────────┼────┤
│共軍│20000人│三野兵團    │機漁船 │ 無 │
└──┴────┴── ─────┴──────────┴────┘

八二三砲戰:

一、國軍方面  
堅如磐石,沉著應戰:
就大戰略而言,八二三砲戰是韓戰的延伸,美國亦介入本次戰役。民主陣營所採取之「圍堵戰略」,即因國軍的堅強實力,使得共產集團終無法突破「鏈島防線」。
?枕戈待旦,制敵機先:
國軍於民國47年7月19日即已進入緊急戰備狀況,中共於8月23日猝然砲擊,雖有折損,究亦輕微。國軍掌握制空制海優勢,抑止共軍集結部隊登陸作戰之企圖。
?戰技精鍊,士氣高昂:
海空軍的優異戰術,戰技創造輝煌效果。全程發生海戰6次,沱江、中海、海澄、江秀號等共擊沉與重創共軍47艘之多,國軍除臺生號軍租船沉沒外,無重大損失。空軍亦創下1:32之輝煌紀錄。

二、中共方面 
受制蘇俄,甘為傀儡:
就大戰略而言,由於韓戰失利,越戰又無成果,整個共產集團被民主集團圍堵,俄亟須打開太平洋之通道,故發動八二三砲戰。蘇俄支援中共火砲、雷達、電子器材、軍需品供應等。其戰爭之層次已提昇至聯盟戰略(大戰略)。
?情報不靈,判斷失誤:
中共對國軍之金馬防衛能離及海、空戰力判斷錯誤,雖投擲47萬發彈藥及海空兵力,亦未能有效達其作戰目標。
?忙於鬥爭,訓練不足:
自古寧頭戰役到八二三砲戰,有9年之久,共軍整備時間不能謂之不長。但因內部鬥爭,不重視教育,使共軍素質較為低劣。以空軍戰力為例:共軍戰管雷達交叉涵蓋,較我周密,兵力亦較我為優,但戰鬥、戰技較國軍為差,導致全盤作戰失敗。

┌───┬── ┬──────┬───────┬────────┐ 
│區 分│陸 軍│主力 砲 │海   軍 │空   軍 │
├───┼───┼───── ┼───────┼────────┤
│ │  │155加砲 │運輸艦 │F-84 │
│國 軍│6個師│155榴 │護航艦 │F-86 │
│ │  │105榴 │ │ │
├───┼───┼──────┼───────┼────────┤
│ │  │76.20加砲 │     │    │
共 軍│21個師 76.2榴 │PY砲艇 │MIG-17 │
│   │   │122加砲 │魚雷快 │ │
│ │  │122榴  │     │     │
└───┴───┴──────┴───────┴ ─── ─┘

結  語

  前述戰役,如荷西時期臺江之役,揆一認為鹿耳門港為沙洲且有暗礁,船觸之即破。明清澎湖海戰,劉國軒任認八罩島暗礁林立,清軍船泊停靠,風暴一來,不戰自潰。這兩次戰役都是指揮官仗恃天險,坐失戰機,而遭慘敗。
劉銘傳抗法戰爭,能拒法軍於獅球嶺8個月;省民抗日戰爭卻不能拒日軍於澳底一日,其原因在於部隊紀律是否嚴明,對保國衛民是否深具信心。
國共內戰初期不能戰勝中共,但古寧頭及八二三戰役中,卻能以寡擊眾,確保復興基地之安全。其觀鍵因素,在於國人是否有同舟一命的危機意識,這才是國家民族賴以生存
發展的基礎。
先總統 蔣公曾說:『能自重則為人所不能輕,能自強則為人所不能弱,能自信則為人所不能欺,能自立則為人所不能困』。吾人從歷次戰史,可清晰印證,所有戰爭之成功,無不在於先能團結一致,自立自強,才能確保國家安全。
因此如何建構國家安全共識,乃當前吾人重要課提,不能迴避。只有全國軍民團結,意志集中,力量集中,參與國防建設,維持強大國防力量,才能確保兩岸和平交流,為統一中國而努力,此為全體中國人之共同願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