領導統御的研究與涵義

L=f(l.f.s)
--Paul Hersey-

人類的社會生活由來已久,而領導與統御的問題也一直與社會
生活,相伴隨行,歷久彌「堅」;尤其在此一「後工業社會」(post-industrial society)中,任一類型的社會組織,都將面對新的領
導統御的問題,由此,益加彰顯該研究的重要性;而就組織理論而
言,每一組織的成員,均為潛在之領導者,只要經適當的學習與訓
練,皆可大用;尤以各位在大學院校接受高等教育的同學,聰明才
智愈高,當立志遠大,服千萬人之務,造千萬人之福。

壹、領導統御的研究

自古以來,中外哲人對組織領導的研究可謂「汗牛充棟」,但一直到本世紀才開始建立系統性的分析、描述與解釋過去一些零星的描述,多止於對「偉人」的探討,或「規範性」(normative -aspct)的面向,探討領導者「應如何?」(should be?)。如中國古代儒家「德治』的思想,認為統治者必先修其身,而後方能治國、平天下;古希臘哲人柏拉圖(Plato),則強調「哲君」(philosapher-king)的領導教育,認為國家領導者必有豐富的學養,上理性的態度與清晰邏輯,以處理軍國大事,切不可單憑直覺、揣測或碰運氣的方式。十九世紀英國思想家卡萊爾(Thomas Carlyle,1795-1881)名著「論英雄與英雄崇拜」從領導者的特質,說明「英雄創造時代」;當然也必有學者另執一端,從「情境」(situation)的觀點,認為,「時代造就英雄」;而後在「正」、「反」的辯證中,又產生出折衷的「合」,即「英雄」與「時代」是具有某種程度的互動關係,L=(L.F.S),亦即領導(Leadership;L)是領導者(leader;l)被領導者(fllower;f)情境(situational variable;S)的函數,用以解釋其義。

貳、領導統御的涵義

一、領導的定義

「領導」乙詞,如就其字義而言;說文:領者,項也。理也,衣之首端也;意指衣服之首,後人則引申其義,代表組織團體中的決策行為,所謂「龍袞九章,但挈一領」,凡人處理事情。不管其問題之繁雜,只要能提綱摯「領」,但可綱舉目張,事情自然條「理」清楚,迎刃而解。
說文:導者,引也,訓也;意指以言語德行之教化,以化育群黎,「君子之德風,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風必偃」,。組織中的決策者,必先有無私無我,忠貞高尚的德行,始能秉公為政,為民表率。
直至今日,率者專家對「領導」的定義不下百種,茲略舉數端:
美國學者羅特指出:
Leadership is an ability to persuade or direct men without
use of the prestige or power of formal office or external circumstance (Reuter,1941)
意指領導即毋須假藉正式組織或外在環境所賦予之權力或威望,而得以說服或指引他人遵行的一種能力;反之,如藉助正式組織所賦予的權柄,則為統御。
另外一位學者巴斯則認為:
Leadership ,in group discussion ,is the assumption of the tasks of initiating ,organizing ,clarifying ,questioning ,
Motivating ,summarizing ,and formulating conclusions;herce
,the leader is the person who spends the most time talking to the group ,since he carries out more of these verbal tasks (Bsss,1949).
領導的工作就是創新、組織、澄清、質疑、動員、摘要與結論的工作,也因此領導者須彈精竭力調和組織內外,故其公共關係與
溝通技巧,是不可或缺的條件。
管理專家斯多迪爾則解釋領導的內涵為:
Leardership is the process of influencing group activities
toward goal setting and goal achievement(Stogdill,1950).
總結上述,當知領導本身是一種引導組織目標之設定與達成的過程。

二、統御的定義

說文:統者控也,御者駕也;如人手執韁繩駕御馬車,欲其東則東,欲其西則西,實具有強制的意義。
組織以嚴明的約束力,指導部屬行動,督導部屬負責任、守紀律,管制其工作,糾正其怠惰、偏差的傾向。統御者憑著客觀的組織、制度、法紀,加上主觀的位格差距,法理地位等優越條件,把自己的意志加諸部屬,使部屬對其意志,轉為服從、信仰、敬重與忠誠合作;換言之,統御是組織管理中,以嚴肅的約束力,經靈活的運用,而化為管理群眾的才能,指揮部屬的藝術。

參、領導與統御的關係

一、領導以得人為目的,統御以用人為目的。

組織之成敗興衰,首在人才之多寡,故組織領導必先能爭取人才;先賢司馬光說:「為政之要、莫若得人,為官稱職,則萬務成治。」,得人之道則如曾國藩所言:「廣收、慎用、勤教、嚴繩」;故領導者要能廣收人心,發掘人才,引賢進諫,使萬方心悅誠服,坦誠地接受領導。
統御本質,以用人為主,如何將組織人力作一綿密的規劃,使權責清楚,而能作到分層負責,逐級授權,由此,使部屬從一定的方針,取一致之行動,以發揮最大的工作效率和行動能力。

二、領導講求形象的塑造,統御則著重組織之運用

領導者要能得人,必也先能塑造良好的形象,使各方景從,故必先著重本身之健全,先求達己而後能達人,以自身高尚的品德,諄諄教誨,而成為部屬信仰與遵從的重心。
統御則著重組織之運用管理,以權力約制部屬服從指令,採取所望之行動,故必先求組織之綿密完善。

三、領導為統御之本,統御是領導之用

由於領導講求精神道德的教化,而統御則著重法定組織權力的運用;前者為「理」的說服與教化;後者則為「力」的約束與服從;故要使組織有完善傑出的表現,必以領導為本而後講求統御之方法,亦即成功的統御,必先建立在完善的領導之上;否則一經挫敗,必致精神渙散,士氣消沈,而致全般崩潰。
質言之,領導著重內心,意志與精神之融洽,統御則偏重形式、態度與行為之服從,以期上合下行,協調配合,發揮整體戰力。領導是「柔」的撫慰,統御是「剛」的策勵。由於人性不同,各如其面,單憑柔性的潛移默化,效果不益彰顯,若純以剛性強制,雖可收立竿見影之效,惟不易使部屬心悅誠服,效果難期深遠,倘能剛
柔並濟,寬嚴互用,巧用慧心,必可發揮最大戰力,克敵致勝。

人性的內涵

「領導就是在適當的時候,作適當的事情,而且要作的像
個人!」
---- George Patton ----

人是構成各種社會組織的基本單位,領導者是人,被領導者也人,因此人的問題,也經常是組織管理中最大,最根本的問題;由此,要能瞭解組織中的領導統御,就必先瞭解人性。美國二次大戰的名將巴頓(george patton)將軍就說:「領導就是在適當的時侯,作適當的事情,而且要作的像個人!」。
人性是善言?是惡?諸子百家,曾爭論不休;佛家說:人有七情(即喜、、怒、哀、懼、愛、惡、慾),六慾(即由眼、耳、鼻、舌、身、意所生之意念);而此等情慾卻為世界凡人所共有,也由此驅動芸芸眾生在紅塵中的諸般作為。
近代西方心理學的發展,使人類對於自身人性的探索與瞭解更趨近系統化、科學化,並藉此逐漸建立較為精確的解釋(explanation
、預測(prediction)與控制(control)。而本世紀兩次世界大戰中,美國軍方為瞭解並輔導徵召入伍的新兵,並評估其作戰與訓練狀況,乃使得心理學得與軍事學攜手並進,而成為一科際整合的新學科---軍事心理學(Military psychology)。
在諸多心理學者的研究中,對於人性情慾的分析解釋,最為後人普遍援引的當推人本心理學派(Humanistic Psychology)的馬斯洛(Abrahan Maslow)的「需求階層論」(hierachy of naads theory)他把人性的需求,按輕重緩急,由下而上,排列成階梯狀,如下圖:
自我實現需求
Self-actualization needs

尊重需求
Esteem needs

愛與隸屬需求
Love and belongingness needs

安全需求
Safty needs

生理需求
Physiological needs


壹、生理需求


人類為了維持生命乃有生理性的需求,包括:飲食、睡眠、溫暖、性等;此等需求是人類生存無可或缺的條件,否則生命將無以為續,故又稱基本需求。

一、飲食的需求

「飢而食,渴而飲」是動物攝食維生的本能;但在行軍作戰中,一支在前線作戰的部隊,其龐大的後勤補給,卻非易事;其中可因後方糧秣產量不足,運輸裝具缺乏或敵方的破壞阻擾等狀況而告斷炊;由此,一戰士要先有堅強的意志,忍飢耐渴,頑強奮戰;但假若部隊長期缺乏食物與飲水,不但影響部隊之體力,也必影響軍心之穩定。
一般而言,訓練有素而久經疆場的部隊,比較能忍飢耐渴,也通常會瞭解飢渴在戰場上乃兵家常事,所以不到嚴重的階段,是不受其影響的;相反地,他們會以有能力保持鎮定而感到驕傲,也因此可緩和士氣的下降。

二、睡眠的需求

在烽煙漫火的戰場上,部隊的領導幹部與士兵,經常須長期持續性地作戰,難有充裕的時間閤眼休息,因此必感疲憊不堪;而在過度疲倦的狀沉下,部隊易受驚激怒,武器之操作,行政效率皆受到影響,甚至嚴重地影響指揮官的計劃作為,與決心之下達;巴頓將軍說:「在作戰中,疲倦的『師長』,要比疲倦的『師』多,而『疲倦的指揮官,永遠悲觀』」。但一位疲倦的戰士,卻也可因榮譽感、自尊心與愛國的熱忱,而重新振作;故疲勞會影響士氣,但士氣亦可影響疲勞。

三、性需求

子曰:「食色性也」,性需求在人類社會文明中的進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它帶來許多煩惱,引起言多注意,其原因是性需求比其也強烈性的需求,易於遭受挫折。
在軍中此一需求更顯特殊,因為:
(一)作戰部隊的士兵,均屬年青力壯的生育年齡。
(二)除了少數特殊的國家,作戰部隊中,幾乎是一個沒有女人
的世界。
因此,部隊中的性挫折,較之民間生活為大。
由此,部隊在勤務訓練之餘,必須提倡正當適切的休閒娛樂,如球賽、下棋、樂隊演奏,音樂戲劇的欣賞,可由此轉移士官兵對性的注意;繁忙的勤務,也可忘卻挫折;後方妻子、愛人、姊妹、母親的來信亦可無慰其心靈;當然,自古以來娼妓與軍隊就有其不可分割的關係,這固然可解決部份的需求,但也會造成性病的流傳而影響部隊戰力。

貳、心理需求

一、安全感的需求

安全感是人類心理需求的第一要項,人類從出生到自立,必須長時期地受父母呵護;因此,成長過程中若發生不愉快的事情,如父母爭吵、分居、離婚等事,皆會造成小孩恐懼不安,而影響其人格的成長;而長大成人後,也都期待一安全、秩序、可預測、有組織的世界,俾便掌握遵循;但部隊在作戰中,面對的卻是不可預測,高度不確定,卻又攸關生死存亡的未來,因此恐懼擔心勢所難免;特別是戰鬥即將來臨之前。二次大戰時,盟軍擬登陸西西里島(Sicilia I.)以切斷納粹德國對北非的補給線,這是歷史上最具雄心的兩棲咋戰----代號「雪契作戰」,由名將巴頓率美國第七軍團,於一九四三年七月十日,凌晨二時四十五分開始搶灘,結果步一師的新兵,竟然擠成一團,不敢下登陸艇作戰。
在執行作戰任務前,部隊幹部可藉下列方式消弭恐懼,提昇士氣並鞏固安全感:
(一)以行動驅逐恐懼:當士兵處於備戰狀態,懸念作戰來臨時,
恐懼會達到最高峰,指揮官當可藉著忙碌的工作,使士兵
忘卻恐懼;許多身經戰火的老兵甚至認為,到城市休假遇
到轟炸,甚至比在忙碌的戰火下更感恐懼。
(二)瞭解狀況可減低恐懼:適度告知當前敵我狀況,敵方兵力
多寡,武器性能,可能遭遇的地方;我方攻擊的目標,相
關之地形,使士兵心理上有所準備。
(三)以沈著冷靜,防止恐懼的傳染:團體中的情緒會相互感染,
指揮官當以其沈著冷靜,堅毅果決的風範穩定軍心;萬一
有士兵因驚慌過度而崩潰,應立即移開避兔情緒擴散;當
然平日的訓練與紀律的要求,也可抑制士兵個人的情緒,
遏止恐懼上昇。
(四)袍澤之情可減弱懼怕:在此患難與共的戰鬥組織中,彼此
情感的交流,同仇敵愾;可相互鼓勵與慰藉,使土氣意識
到雖在危險的戰鬥中,他們並不孤獨且人人皆是戰鬥體中
不可或缺的重要成員,由此激發榮譽心,而勇往直前。
其他如宗教信仰,對國家的忠誠,適當的幽默,甚至讓士兵相互討論如何減低恐懼等,皆是戰鬥行動中戰勝恐懼的良方。
而剛加入部隊的新兵也會因對軍中狀況,一無所知而心生害怕;另則,軍中管教方式迴異於一般家庭或學校,當然會有沮喪、懊惱、想家,然後發牢騷、攻擊尋求發洩等現象;因此,領導幹部在「鐵的紀律」下,更應有愛的教育,以愛心,耐心去瞭解每一士兵的習性,並從靜態、動態的資料去發掘其優缺點,必有助於其學習與訓練的進行,並可由此培養袍澤間親愛精誠,團結合作的精神。

三、自尊的需求

在群居的生活中,每一個人皆需要被肯定,受注意,並由此瞭解自我在團體中的重要性,而因此產生信心,以面對世界。
但是新兵入伍後,在嚴格的訓練下,急風暴雨的管教中,首先就會感受到自尊受到剝奪,一般而言,教育程度愈高者,其感受愈加強烈;也因此感受到行為挫折,甚至屈辱,如應當不良者,會漸失去信心,並且會有習慣性地疲倦,憂慮、易怒、侵犯攻擊等發洩性行為產生,故基層領導幹部,在訓練與管教中,必須特加留意輔導,並能因應時代變遷,改進管教技巧;尤其在此一民主理念被普遍肯定與接受的時代,每一個人對自尊心的要求當更為強烈。

四、自我實現的要求

心理需求的最高境界就是自我實現,凡人在有安全感,被愛、被尊重的感覺後,就希望能充分地表現自我,贏取他人的肯定與欣賞,並將自己的潛能作最大程度的發揮;如音樂家作曲,畫家作畫,詩人寫詩,在創作中自可樂在其中;因此,每一基層領導幹部必也先能瞭解土兵的專長,適才適任,並欣賞其特長,適時地予以鼓勵讚美,使其得以達成自我實現的目標,可是士兵在挫折中恢復信心、
進取心,並可因此增進部隊的向心力。
部隊基層領導幹部,外須瞭解人性的一般需求,並就每一士兵的家庭、教育、交友、個性、嗜好...等動態與靜態資料分析某個別差異,在紀律平等的要求下,另以適當的撫慰,期能發揮個人所長,適才適任(what a man can be?he must be!)以發揮組織的
總體戰力。

領導統御的原則

Leadership in one of the most observed and least understood phenomenon .
---- James MacGregor ----

由於人性十分複雜,故由許多個人所組合而成的組織,其互動行為,自是更趨複雜,更難以理解掌握,因此組織的領導統御並無一定的準則可循;但大致可歸納出下述原則,俾供參考。

壹、領導的原則

一、大公無私

人類為了求取個體的生存,就必須保護自身的安全,並保護賴以生存的生活資源----包括食、衣、住、行...等,是故「人不自私,天誅地滅」;但身為領導者,卻必須儘量地捨去「小我」而謀求「大我」----組織的利益,否則必難以統率群倫,整合組織。
由於領導者有主掌團體利益的分配,必先有公正開闊的胸襟,始能一秉大公,不偏不倚地作下正確的決策,是故管子曰:「無私者可置之以為政」而「私意行則國亂。」故要能成為一成功的領導者,必先去除私慾,而後才能創造團體最大的利益。

二、以誠待人

誠者,不虛偽、不欺詐、心理坦白平直,言行誠正篤實。領導者唯有公正無私,心胸開闊,而後能誠正篤實地為人處事;諸葛心書曰:為將之道應戒:一、貪而無厭;二、妒賢嫉能。一個貪而無厭的領導者,必搜刮屬下利益,而中飽私囊,最後必然使組織潰敗;而一個無法容納賢良的領導者,必然使組織「出無將,入無相」,後繼也無人,在一片阿諛奉承中,組織就會土崩瓦解。
領導者除應誠心地善待部屬外,更當誠實地作事,認真實在地面對問題,紮實地訓練戰備;最後以誠出發,協調合作,己達達人,配合友軍,支援戰鬥,以發揮三軍一體的統合戰力,故先總統 蔣公昭示我們:「我們治軍治國,無論到如何境地,不怕國弱戰危,只怕自己不誠,不能感格部下,只怕部下不誠不實,不成其為一個人,如能真教成人人有誠,人人能實,使其官兵都能做一個堂堂正正的革命軍人,則其部隊數量較少,也能發揮極大力量,而且愈在非常危險時期,愈能發揮他天性所發的大無畏精神。」蓋惟有誠才能使上下一心一德,而團結鞏固,無妄無欺,協調合作,遂行任務。

三、以禮相尚

中國從古以來就自稱為「禮義之邦」,並以此作為分辨文明與野蠻----華夷之辨的標準;故傳統教育必以灑掃、應對、進退作為生活教育的起點;而後由此推衍出修齊治平的治國之道,論語子曰:「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禮教成為中國傳統的社會準繩;及至近代,由於社會變遷迅速,禮貌仍是個人在組織生活中的立身之道,是人際關係的潤滑劑。
由於部隊任務特殊,守土衛民,事關重大而且高度「急迫性」(urgency);故其組織必須嚴密,動員必須迅速有效,因此,「軍人以服從為天職」,必養成下級服從上級,而這種絕對服從的理念,就必須自新兵訓練著手,以禮貌教育為起點,由外而內,自行為的服從,轉化為對上級領導的信仰與信任;而同級平行單位,則須相互敬禮,以示彼此尊重而利於相互協調與支援。須知:待人以禮並非表示自己地位的卑下,而正代表人格的高貴。

四、以身作則

作為部隊指揮官,其必也敏於事而慎於行;因為「上有好者,不必有甚焉」,領導者為部屬仰望的中心,其一舉一動,一言一行,無不產生風行草偃的效應,「堯舜率天下仁,而民從之;桀紂率天不以暴,而民不從之」;要能成功地領導部屬,必先在言語德行上嚴格地要求自我,大公無私,不貪不詐,服從負責,更須以主動積極的作為,先之勞之,以身作則,為部隊弟兄之表率。

貳、統御的原則

一、嚴密組織

組織是將人、事、物若干不同的個體作有計劃、有目的、有條理、有系統、有規律的組合;組織在綿密的配合下,能發揮層級節制,分工合作,協調連繫,脈絡貫通;因此如果組織愈加強固,則力量會愈堅實;連繫配合愈嚴密,則運用愈靈活,所發揮的功效愈加宏大。
現代的軍事組織日趨龐大,分工也愈形細密,必有賴嚴密的組織,方能發揮動員的效果,各階層指揮官必須講求科學的管理方法,以提高工作效率。根據任務與目的,明確地指導計劃作為,適時下達決心,督導新屬,以作為工作執行與考核的準繩;同時必依組織之法規實施分層負責,逐級授權,俾按任務職掌,各守分際,各司專職;不越權,不推諉、不避責,在組織之授權範圍運作,如此則「威不兩錯,政不二門」。
工作執行過程,必也講求研究發展,使政令之推展執行,能以務實理性的態度,用最短的時間,最少的代價,獲致最大的效果;且各級主管當嚴密督導,確實掌握工作品質,隨時修正缺失;對下級則監督而不干擾,授權而不卸責;而最重要的,當使組織在運作中「制度化」(institutionalization),革除人存政舉,人亡政息的弊端,不致因人事異動而影響組織之運作與成長。

二、恩威並濟

感恩懷德之心,人皆有之,指揮官如能身懷報恩之心,盡忠職守,並澤被部屬;對所屬群僚善加教誨誘導,使其時時心存父母、師長、國家、社會的生育、養育,培育之恩;於生活與工作中知所回饋,而後乃能親如手足,上下一體,萬眾一心;此外,組織裡的人際關係,長官與部屬尚有「知遇之恩」。管仲因遇於鮑叔牙,乃能輔佐齊國,九會諸侯,建立霧;諸葛孔明則感念劉備三顧茅廬,畢生忠心耿耿輔佐漢室,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故各級指揮官當能知人善任,為國舉才。
惟「恩」之為用並非布私恩,行小惠;私恩小惠是破壞大「公」的罪魁,亦是破壞團結的禍源。洪自誠說:「布私恩,不如扶公議。」;為上者對待部屬,應以崇高的理想,忠貞的節操,坦誠的胸襟,在國家至上,任務第一的目標下,關懷其前途,激勵其進取心,照顧其生活,指導其工作,同時獎其是,正其非,使部屬時時了解任務與職責,以培育其見義忘利、見危授命之德性,進而開創其前途,成就其事功者,遠較小恩小惠之施拾,更為可大可久。故領導者,對部屬之「施恩」,除培養其感恩回饋之心外,更要重視部屬之福祉,如生理、心理的需要,安全感、榮譽心及前途事業等,方能常保高昂的士氣,開創更佳之工作績效。
「威」之為用,有「聲威赫赫」,「威風凜凜」、「威嚴懾眾」、「軍威盛壯」等,均說明了「威」對人類心理上所產的震撼作用,同樣可增加領導者的「懾服力」。「威」乙詞對敵人、部屬、屬眾各有其不同的影響力,故樹立威望乃為部隊指揮官必備的條件。培養威望有二個途徑,一是個人的修養,從思想、品德、學術、能力與生活等各方面不斷進修,砥礪充實,經年累月,點滴彙集而成。荀子曰:「內不以自誣,外不以自欺。」,言行莊重檢點;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門生由此感受孔子:「望之儼然,即之也溫,聽其言也厲」、「子溫面廣、威而不猛,恭而安。」;能如此,則具有長者的威儀風範,使部屬能有「不怒而威」的感覺,心悅誠服地接受指導,安分守紀而不逾矩。先總統 蔣公說:「要建立威信,先要切戒輕浮虛偽,力求確實威重」,即是此意。
第二,是指揮官依法定的職責,在處理各種狀況與解決問題上所表現的公正、剛毅、明快、果斷的魄力,不為利誘、不畏權勢、無私無我、正義凜然的精神,由此獲得部屬及廣大群眾衷心的敬佩與肯定。如孫武奉令訓練宮中女兵,因紀律不嚴,毅然處決吳王愛姬。商鞅立木建立威信而昭示天下,也因此而贏得部屬之信服,而利於政令之推動。
「威」之建立,包括聲威、威信、威武、威望,綜合言之,乃大智、大仁、大勇的具體表現,絕不可私心作祟,殘殺異己,藉權勢欺壓良民,狐假虎威。
指揮官必須恩威並施,剛柔並濟;徒施恩而不立威,固可收攬人心於一時,久之,則流於驕縱,使組織功能癱瘓,無法達成所負任務。反之,若單賴嚴刑峻法,固可令部屬服從於一時,但刻薄寡恩,則部屬怨尤叢生,人心背離,絕難圖謀大事,故孫子云:「視卒如嬰兒,故可與之赴深谿,視卒為愛子,故可與之俱死,厚而不能惠,亂而不能治,譬若驕子,不可用之。」,「卒來親附而罰之,則不服,不服則難用。卒已親附而罰不行,則不可用。故令之以文,齊之以武,是為必取」。

三、嚴而不苛

所謂「嚴」意涵甚廣,有嚴格、嚴密、嚴肅、嚴整之意;部隊指揮官,當以嚴肅的心情行事,不可輕忽怠慢,遵從上級之指示規定,以科學方法,客觀地考量,準確地評估,詳細擬定工作計劃,嚴格執行,排除萬難,貫徹命令,絕不半途而廢。
另則指揮官當常存「嚴以律己」之心,守法重紀,盡忠職守,一切規範,率先奉行,由此自律而可服眾,由「嚴以律己,而後「嚴以肅眾」。曾國藩說:「冶軍當以嚴為主,臨陣紀律不嚴,則無以振勇敢之氣,平日營規不嚴,則無以儆擾亂之風。」;只有嚴格管理,悉心經營的部隊,才能有嚴整的軍容和嚴密的組織,以發揮整體戰力。
但嚴格的要求,紮實地訓練,卻應避免違反人性,情理以及傷害人身尊嚴與權益等事宜;倘若幹部以權威的態度,作盲目無理的施為,而加以部屬,就是苛,苛則生怨;由怨則生恨,終至部屬離心離德,影響部隊的鞏固與安全。

四、通權達變

商鞅相秦,「治世不一道,使國不必古」,故而變法維新,富國強兵,使秦得以一統六國;現代的管理科學則強調「權變管理」(contigent management),認為組織之領導者,不可拘泥於僵化的制度與過時的思想,當因應時代、環境、潮流的變遷,權衡法、理、情,面對不同的個案(case by case),調整出適切的步伐,方能創建可大可久的組織。
但權變的前提,則必基於適切的「授權」(delegation of
power),即上級單位依法定程序,將權限授與下級單位,令其能獨立作業,避免干擾,更不必凡事請示,延宕時機。巴頓將軍說:「所有成功的指揮官,都是有個性的人,有些需要督促,有些需要暗示;但幾乎沒有幾個需要約束的。」;由此當可瞭解,適當的授權,對連隊管理或作戰指揮,當有其「正向功能」(eufunction)。
成功絕非偶然,成功的領導者更屬不易,以上列舉的諸項原則,雖不必奉為金科玉律,卻也是抽取前人累積無價的經驗而後得致,當可為基層部隊之指揮官參考援引;當然,指揮官在實戰中,切忌死守準則,必也視狀況之變化,巧用慧心,通權達變,畢竟直至今日,「領導是世界上最受矚目,卻也是最難以理解的現象!」。


基層領導幹部的角色扮演

Managers are people do things right,and leaders are people who do the right thing.
----Gary.A.Yukl----

將來身為部隊中的基層領導幹部----班長、排長、輔導長或連長,各位可能會因直接面對士官兵的日常問題,而必須扮演下列角色:

一、父親(Father:Power and Command)

傳統父系社會的家庭組織中,父親經常是一家之主,其言行決策為全家大小所仰望遵循;他具有分配利益,仲裁糾紛等「權威性」決定與執行的權力,因此社會學家或人類學家常以「父權」(Paternalistic Authority)或稱(Patriarchy)名之。
由於軍事組織的特性迥異於一般社會上追求以「最大利潤」為目標的工商企業組織;更非自由開放的大學社團----志願性組織所可比擬;而且軍隊存在的目的乃在於保國衛民,故組織的目的非比尋常,決不可輕忽怠玩,否則國家社會的安全,可能遭受無可彌補的傷害;故其任務之執行也多具急迫性(urgency),必須要求高度的效率(efficiency)與效果(effectiveness);由此,必須組織嚴密,動員迅速,始克有成。
對於不同性質的組織,有不同的領導方式。企業組織其領導方式,經常可藉「外在誘因」(extrinsic incentive),例如年終獎金等,來激發工作士氣;大學社團外必須以興趣相結合,以奉獻犧牲的同窗友誼來推動社務,其領導方式則須以「內在誘因」(intrinsic incentive)----例如:社長先之勞之,同學們相互勉勵,共同參與,一起追求自我實現,體會助人服務的樂趣。
但部隊的指揮官,其首要的角色扮演,就是依其「職權」進行統御,以雷霆的手段,揮動指揮刀,排除萬難,進行命令與支配;由此部隊的基層幹部必先樹立起自己的威嚴,「君子不重則不威」,慎言篤行,不輕浮躁進,始能為屬下敬重,而後一呼百諾,貫徹命令;由此,基層領導幹部首應扮演的角色就是「嚴肅的父親」,藉著職位所賦予的權力,進行統御。

二、母親(Mother: Love and Passion)

傳統的家庭組織中,母親是溫柔慈愛的象徵,她會以無微不至的關懷,哺育嬰兒長大;而她在傳統家庭中的角色扮演,恰與嚴肅威權的父親相互對照,陰陽相應,剛柔並濟。
部隊中的士官兵,均來自社會上的各個家庭,他們也都是「父母親的兒子」,現因國家的徵召而入伍服役;並因任務所需,交付各位幹部領導管教;各級連隊幹部自當有此義務妥善地加以照顧;克服經費預算的困難,增益食、衣、住、行、育、樂等生活上的硬體設施;並以誠信公開的原則管理運用,以造福連隊全體弟兄。
各連隊幹部也當能就士官兵之日常起居,見微知著,察顏觀色,瞭解士官兵生活上的諸般問題,並迅予化解;例如:病痛疾苦,家庭變故,感情糾葛,財務紛爭及其他特殊事故。各級幹部當從知兵(官)識兵(官)作起,悉心體察部屬所面臨的問題,協助其妥善處置,排除其困難,並視狀況逐級反應;使每一士官兵均能安心在營服役,並感受到團體生活的溫馨,由此思源報本,愛護社會國家;其他如伙食飲水,衣著保暖,行軍宿營,在不影響教育訓練的原則下,應力求改善,務期全體士官兵均能在身心健康,精神與物質平衡的狀況下,合衷共濟,團結一致,展望高昂的戰鬥意志。

三、兄長(Brother:Lead and care)

父母親的角色,經常是以長輩對幼輩,以上對下,而「兄長」的角色,則是較為「平權」的領導。在部隊的統御中,指揮官慣常以上對下作權威式的指導或訓示;但有些心理問題,在「輔導」的過程中,都須擺脫訓示或指導的長者立場,而以較平等----譬如同儕團體(Peer group)的角色,從旁提供參考性意見,與其諮商對策,謀求解決;尤其各位年齡與服役士官兵相近,或稍長幾歲,思想、興趣、嗜好較趨一致。
舉例而言,在前線服役的弟兄,某日獲知其在台女友移情別戀,情緒低落;貴官身任第一線排據點指揮官,則可以「過來人」或「同理心」來善加規勸,不必事事作苛責訓示,更不可藉此譏諷調侃。

四、老師(Instructor:Persuation and Education)

軍事教育為國家教育體制的一環,只要是身心健康,家世清白,無作奸犯科之適役青年,皆有入伍當兵,接受軍事教育與訓練的權利與義務;而這些士官兵皆來自大社會的各個家庭、團體、職業,其組成自是良莠不齊,十分複雜,其中可能有部份曾沾染惡習而未改者,或有服刑期滿出獄後回役者;他們可能將有許多不良的嗜好,
如:賭博、吸毒、飲酒、嫖妓……等不良習性帶入軍中;因此,連部基層主管,當然得予以特別地輔導與教育。
各位同學受完大學或研究所教育,取得學、碩、博士學位,經甄拔考選而擔任部隊基層領導幹部;對個人與國家而言,實皆有重大的意義;各位學有專長,知識眼界當較一般士兵為高,可堪為人師;因此,如能藉著服役期間,報定回饋國家社會的心境,以師長身份對弟兄教忠教孝,循循善誘,耐心教化,或可因此增進其知識,消弭其劣行,對國家社會及其個人必可貢獻良多;否則,此等頑劣之徒,如再回流社會,必將對社會造成更大的傷害。
身為國軍領導幹部,職責重大,必須適時適切,因時因地,拿捏分寸,調整自我的角色扮演,以高品質的領導統御,教育輔導,期能締造連隊高昂的士氣和堅強的鬥志。
其中正如管理學者尤可(Gary.A.Yukl)所言:「管理者是把事情作好,而領導者卻必須把事情作對。」;中華民國國軍必因各位優秀幹部的加入與積極貢獻,而日趨精實壯大。

基層幹部的素養

「偉大的將領.‥其機智與才能,要能與性格、勇氣相
互均衡。」
---- Napoleon Bonarparte----

任何偉大的政策,都必須自上而下,最後落實於基層的執行;是故基層領導幹部,其職責重大,角色複雜;其領導品質的優劣,就決定政策之成敗,而要能成為稱職成功的領導幹部,必當具備下列條件:

一、高尚的品德

高尚的道德情操,是古今中外,任一成功的領導者,不可或缺的首要條件;尤其是中國傳統的政治文化,儒家德治的思想十分濃厚,大學中所謂「修、齊、治、平」的施政邏輯,幾千年來深植人心,為歷代宿儒口誦心維,恭行不渝的圭臬;是故孔子曰:「為政以德,譬若北辰,居其所而眾星拱之」,唯有高尚的品德,方能「作之君,作之師」,「作之兄,作之長」,成為部屬信仰追隨的中心。
作為部隊基層幹部,其必備的道德素養為:
(一)忠貞
孟子曰:「教人以善謂之忠」,朱熹註曰:「盡己之謂忠」;作為革命軍人,其任務在保衛國家安全;故必須忠於國家,忠於社會人群,忠於職責;不計個人得失利益,直反不縮,一切以國家利益為前提,而後其俯仰之間,必無愧於天地。
(二)寬恕
恕者,將心比心,推己及人;領導者為政處事,必也抱定寬宥容人之心,大度包涵,己立立人,己達達人,為國舉才育才,建立制度;如此,其心境開闊,思路寬廣,自有源源不絕的決策資源,其行事也自能縝密週到。唐朝太宗能盡釋前嫌,錄用魏徵為相,並能克制個人情緒,傾聽其耿諤諍言,也因此能開創「貞觀之治」,建立大唐聲威。身為領導幹部,必先報定「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胸懷,諒解屬下無心之過;虛懷納諫,接納別人逆耳忠言,如泰山不厭拳右,如江海容納細流;則部屬如沐春風,群眾如百川東歸,必能由此凝聚人心,發揮集體戰力。
由於忠貞精神的發揮引申,則又可產生:
(一)不屈不撓的堅強毅力。
(二)不推諉塞責的任事擔當。
(三)不退縮逃避的主動作為,
而由「恕道」則又可推衍出謙虛忍讓,互助合作,協調溝通
的處世態度;這些修養亦皆為任一成功的領導者所必備的條件。

二、卓越的能力

當代管理學中,常認為任一成功的高、中低層主管應具備概念能力(concepture ability),人群關係(human ability),技術能力(technical ability),如下圖:

高層
中層
低層

(一)就技術能力而言:
部隊各階層之指揮官,當能熟練各項火炮兵器之操作,保
養與故障排除;精通相關階層之戰略、戰術與戰技。
(二)就人群關係而言:
必須忠於國家,勇於任事;嚴以律己,虛懷納諫;對上服
從長官,貫徹命令;並能與友軍同階,相互尊重,協調溝
通。
(三)就概念能力而言:
必須能執簡御繁,處事明快;並能不斷地尋找問題,提出
解決方案,注意研究發展,革新開創;使組織不斷地在變
動的環境中精進,此為高級主管人員,最當強化的素養。
此外,一位成功的指揮官也當具備下列能力與素養:
(一)敏銳的觀察力:
領導者對人、事、時、地、物的觀察,能洞若燭然,明若
觀火,判斷精審,剖析入微,則必能明辨利害,防微杜漸,
防範未然,避害就利。世變曰移,環境複雜,動亂是非,
忠奸善惡,防範意外事故的發生。然敏銳的觀察力,則有
賴豐富的閱歷經驗與卓越之資賦學養;閱歷經驗,可由各
種職務或工作中歷練;資質雖人各不一,但可自學術中增
強。
(二)果敢的決斷力:
基於膽識與魄力,產生出真純意念與勇氣,在責任上顯現
提得起、放得下的擔當,才能從容不迫,當機立斷。決斷
基於熟慮,熟慮的過程是理性的分析,客觀的思考,精確
的決斷;否則決斷失明,則變為專斷,專斷足以僨事。曾
國藩說:「能明而斷,謂之英斷;不明而斷,謂之武斷;武
斷自己之事,為害猶淺,武斷他人之事,招怨實深。」;而
事急不斷,禍至無日;尤其軍旅兵戎,勝負決於俄頃,猶
豫遲疑,輕則逸失戰機,重則覆軍損將,吳子曰:「用兵之
害,猶豫最大,三軍之災,生於狐疑。」
(三)機警的應變力:
當前的社會變遷迅速,時間在變,人事在變,社會形態與
傳統價值觀念也在變;武器科技的發展更是曰新月異;資
訊發達,交通便捷;知識的累積又加速變遷的進行,由此
無論工商企業,行政機關或軍事組織,任一團體的領導者,
均須具有機警之應變力,方能面對瞬息萬變的狀況,主動
掌握契機以因應變局而適當處理。
無論社會或戰場,猝發突發,多半有其複雜的背景因素;且時間緊迫,急如星火,故應具機敏之反應行動,從容不迫的沈著態度,方能在有限的時間,迅速而有效地主導與控制。陶覺說:「事當危急,務宜應以從容,時極張星,務持以鎮定。」諸葛亮說:「將聞變而不亂」;一件事情不管是偶發,或有計劃的突發,處理時切勿躁進求功,惟有冷靜沈者,才能適切處理,有利於控制某惡性擴展,是故要能應變,必先沈著。
其次就是靈敏的反應;月暈而風,礎潤而雨,當察覺面對狀況呈顯異常時,必須聯想研判,注意徵候,一葉知秋,始能弭於未萌,惟靈敏的反應與敏銳之觀察密不可分。最後,當保持高度的警覺,以防微杜漸。吳子兵法曰:「出門如見敵」、「雖克如始戰」。
拿破崙說:「欲在人身上,發現一個偉大將領所具備的各項品質,實屬難得;最理想的,就是其機智或才能能夠與性格或勇氣相互均衡,能如此就與眾不同了。如果一位將領的勇氣較大,他會魯莽從事於他能力以外的事;反之,他的性格和勇氣,不如他的才智時,那他會不敢施行計劃。」。如果一位領導者勇氣大於其機智才能,他就會陷於大膽妄為;反之,如果他的勇氣不如他的機智才能,又會陷於遲疑或怯濡的境地;所以領導者天賦與學誠兼備,智勇平衡協調,乃能塑造其卓越的才能。

三、廣博的知識

成功的領導者,固可因天生異秉而高人一等;但環境的歷鍊和後天勤奮不輟地學習,才是其中的關鍵;尤其處於此一「知識爆炸」的資訊時代,領導者更須具備豐富的學養,始能面對此一變動複雜的世界,迅速地掌握問題,化解困難,而一位當代的軍事指揮官,必須具備下列學養:
(一)哲學
哲學是「窮理明德」之事,是精神修養的基礎;革命軍人 必先瞭解,「軍人者,擁護國家者也」,由此,藉嚴謹清晰的邏輯思維、別是非、明利害、識時務、知彼此、重原則,瞭解群己關係與死生之道,而後能忠於國家,勇於任事。
(二)科學:
科學的意義,不僅是飛彈、船艦等高科技武器之研發製造; 也包括科學的辦事能力與精神;山中先生曾說:「夫科學者,系統之學也。」;科學的精神為求真、實、求合理;其方法為有步驟、有系統、有條理、並因應時代、環境、潮流之變化,革新精進。
(三)兵學:
當代的軍事學(Military Science),其意涵甚廣,不徒指兵器硬體的研究改良,也包含軟體的作戰指揮,戰技、戰術、戰略之研究,行政管理,教育訓練,後勤補給等作業。
作為基層領導幹部,必以哲學為基礎,以明事理;以科學的方法進行計劃、執行、考核;並強化自己的體能戰技與戰術修養。隨時注意進修,提昇自我,與時俱進。

四、強健的體魄

有強健的體魄才有充沛的精力,有充沛的精力才能適應繁鉅的工作而擔當大任,古今名將賢臣,能成就彪炳輝煌的事業者,不僅智慧才略異常,亦且精神體力過人。
周公夜以繼日,坐以待旦;王商容貌奇偉,使來朝單手倒退不還;項羽力能扛鼎,江東子弟樂於追隨;史可法督師七日,目不交睫,故能率一旅之師,據揚州抗禦清兵;拿破崙在戎馬倥傯中,每天只睡四小時,故能行蹤迅捷,主宰戰場;俾士麥筋骸強固,甘冒風雪寒暑,攖患難勞苦而立非常的功勳;由此可知,「一分體力一分精神;「一分精神,一分事業。」
而要強健體魄,必須注意鍛鍊與節制;平日生活應培養作息正常,起居規律,飲食有度,經常運動,並持之以恆。所謂「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久鍊成金鋼,習慣成自然。曾國藩說:「未有平日不早起,而臨敵忽然早起者;未有平日不習勞而臨敵忽能習勞者;未有平曰不能忍飢耐勞,而臨敵忽能忍飢耐寒者。」;習性之養成,體力之鍛鍊,非一日而可就,必也腳踏實地,忍飢耐苦,日積月累,嚴格地自我要求而獲致。
另則平日生活,當戒除一切不良生活習慣,如暴飲暴食,不講衛生,通宵賭博,夜不眠,朝晏起等惡習;舉凡歌台舞榭,酒色淫慾,均為傷身敗體之媒,斲喪心志之首,輕則戕傷身體,沮喪心神;重則傾家蕩產,身敗名裂,皆應為領導者引為炯戒而自我節制,避免沾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