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文獻學學程

佛教末法觀之我思

成功大學歷史系陳玉女

就人類歷史而言,有上古、中古及近、現代等歷史演進的時代劃分,之所以如是分期,主要在於方便說明每個時期的特殊發展事實及其重要意義。而佛教歷史,有「正法」、「像法」、「末法」之別,乃以距離佛陀滅後時間之長短做為劃分標準,將正像末三法時期,視為眾生根機漸次低下的三個發展階段,越是靠近佛陀時代的人,表示其根機越是銳利,而遠離佛陀時代越遠的人,其根機則越加愚鈍蒙眛;尤其是處在五濁(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惡世的末法眾生,越是昏憒無明。

    有關正像末三個年代的諸多說法,日人矢吹慶輝將其分類整理出:(1)正像各五百年之說,(2)正法五百年、像法千年之說,(3)正法千年、像法五百年之說,(4)正像各千年之說。據以上各說,「末法」時代,指的是佛滅千年、一千五百年、兩千年的三種年代,而中國多取一千五百年之說於北京市外著名的房山石經上,僧人靜琬(?-639)刻記:「正法像法凡千五百餘載,貞觀二年(628)已入末法七十五載。」按此說法計算,現在二00二年已是進入末法時期的第一千四百四十八個年頭,距離末法一萬年時光,尚有八千五百五十二個年頭,如此漫長的歲月裡,如何面對正法隱沒,邪魔外道、妖言惑眾紛陳的時代?

    唐•道綽(562-645)便在其《安樂集》中,提出:「當今末法,正是五濁惡世,唯淨土門為通入之路。」善導亦秉持唯專心念佛懺悔方是趨向正道的不二法門。同時代信行(540-594)創立三階教,以正法為第一階、像法為第二階、末法為第三階,人的根機亦分成上中下三階,第一階眾生擁有最上利根,屬可能證道之人;第二階眾生持戒堅固、多為正見之士,但也出現具足正見卻是破戒之人;第三階眾生屬破戒且無慚無愧、邪見且謗法闡提、墮地獄之人。為救濟第三階眾生,信行提倡普宗法,亦即重視一切經典,禮拜信仰一切佛,普佛普法的佛教才能救濟邪知邪見、無慚無愧、墮地獄的眾生。靜琬、道綽以及信行等人之所以積極提倡救世之法,乃因他們親身經歷北周武帝及北齊毀佛(574、577)的歷史事件,看到佛像經卷、寺院被毀,眾多僧尼被迫還俗的心痛畫面,深感末法降臨,且自感自身及眾生罪業深重,故於末法不安之際,多唱言行善得救的對應方法。

    除此,尚有「彌勒救世」的註記經典出現,讓五濁惡世的眾生對未來留有一線生機、一份期待。《彌勒成佛經》記載,在經過人間五十六億七千萬(一說五十七億六千萬)年以後,彌勒菩薩將從「兜率天」降臨人間,於華林園龍華樹下成佛,並藉由三次法會普度眾生,稱之「龍華三會」。到時,「人心均平,皆同一意,相見歡悅,善言相向。」「閻浮地內自然生粳米,亦無皮裹,極為香美,實無患苦。所謂金銀、珍寶、瑪瑙、珍珠、琥珀,各散在地,無人省錄」。又「時世安樂,無有怨賊劫竊之患。」(見《佛說彌勒下生經》)如是極盡美好的理想國度,誰不憧憬嚮往。因此,末法時代冒著未來佛、救世主之名降世,引領大眾準備迎接美好國度的新興宗教,在中國古今歷史上此起彼落、屢見不鮮,當中確有不乏為政治野心家或有意斂財之人所用,所謂教亂或邪教便是如此因應而生的組織。相對的,其間堅信不移的信眾因思想深受禁錮,遂使自己越趨盲從信守,不易見著箇中真理。若理智一想,上述未來佛的理想國度真不容易在現實世界裡覓得,回想釋迦牟尼佛在兩千多年前確確實實成佛於此娑婆世界,為何當時未呈現如此美好的景象?人世間的愛恨情仇依然存在,天災人禍依然未減。更何況佛經亦明確註記,還要經過五十六億七千萬年彌勒菩薩才會降生,佛陀離開世間只不過兩千多年,距離五十六億七千萬年,還相當相當的遙遠,世間出現這麼多自稱彌勒下生的救世主,為何我們這麼容易相信偽救世主所說,而不相信佛陀所言?

    在宗教範疇裡,不僅佛教有「彌勒救世」的信仰,猶太教、基督教也有「千年王國」、「世界末日」、「千喜年」等救世救贖的末世論。其本意也許在於勸善懲惡,唯善者可以得救。然不可否認的是,如此蘊含預言式的歷史終結論,其中夾雜諸多非歷史性的因果詮釋,對人類所導致的不安與惶恐,可能大過原本的立意,極端者甚至演出集體自殺式的宗教狂熱。讓我們回歸到人類歷史的發展來看,這種機械式的衰退歷史觀,恰與人類文明歷史演進的真實過程相佐,人類因歷史經驗的累積而使得對社會、自然環境的瞭解與掌控要比前人更向前邁進一步。那麼,真理的體悟為何就無法經由人類智慧的累積而達到如佛般的開悟與解脫呢?佛陀的時代若不是一個五濁惡世的時代,想必不能造就佛陀開悟的境界與成就,所謂「煩惱即菩提」。想想釋迦牟尼佛若不是生長在一個階級森嚴的極不平等社會裡,也不會激發他改革的心情,若沒有望穿人世間生老病死之苦、人世極惡之處,亦不會產生厭離之心。所以,沒有擾攘環境的刺激與粹練,就顯現不出「蓮花出淤泥而不染」的可貴。

    我們常有今非昔比的感嘆,然在這感嘆之中卻讓我們無法正視過去的是非,而完全美化古人的神聖、今人的可惡。靜思一想,再過幾千年以後,我們這些人、我們的世代勢必也將成為未來人們憧憬嚮往的理想世界,這樣因果莫辨的認識觀將無限輾轉流傳於世。要如何終止這樣的流弊?我無意也無能為力提倡「今世論」以對抗「末世論」,僅就一位歷史學習者的觀察,人類歷史發展至今,每個世代都有他的成與敗、興與衰,今與昔,正法與末法時代,同樣是由人類所建構成的血肉世界,若太苛責今世的醜陋,抹煞當今聖者的存在可能是我們最大的業障。

緣木求魚並非好事,佛陀所悟的涅槃境界,不會也不應該因佛陀的逝世而消失於宇宙之中。我們除了接受末世論勸人為善的美意之外,應當如實體察人性善惡生起的緣由,並以理性思考興衰起敝的各種歷史因果關係,試圖在我們的社會建造一個美好的現世國度,以取代末世論者僅是惶恐而消極地等待那既摸不著又看不見的虛擬世界。

   

參考資料

1、道端良秀,《中國佛教思想史の研究》,〈第二章 中国における末法思想〉,東京:書院,1984

2、《歷史月刊專輯──民間秘密宗教的社會功能》,《歷史月刊》86期,1995,頁49-74。

3、趙匡為,〈宣揚末世來臨是一切邪教的共同特徵),社會問題研究叢書編輯委員會編,《論邪教──首屆邪教問題國際研討會論文集》,廣西人民出版社,2001,頁90-97。

4、秦寶琦,〈中外〝末世論〞及其載體功能的嬗變),社會問題研究叢書編輯委員會編,《論邪教──首屆邪教問題國際研討會論文集》,廣西人民出版社,2001,頁98-125。

 

計劃成員宗教經典讀書會影片欣賞計畫活動訊息活動成果分享連絡人


 此處為著作權或其他所有權聲明。
關於此網站的問題,請連絡 [李玉珍]。
上次更新: 2003年05月26日。